關於部落格
ACG同人、COSPLAY、文字創作以及隨筆記事。
  • 117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乙HiME】瞑之果〈章二‧激戰東樹林〉

「…真是糟糕啊…這樣就不能和夏樹一起享用悠閒的午餐呢…」
不得不收拾起原本有些欣喜的思緒,雖然是半開玩笑的自嘲,靜留卻十分嚴肅的看待這項不尋常的警訊。
是隨著黑色信件悲哀起舞的修瓦爾茲…亦或是始終對加爾德羅貝科技虎視眈眈的阿爾泰…
不論哪一方,都有充分襲擊溫德布魯姆市的理由。
在真白女王尚未擁有專屬的Otome之前,能夠暫時抵禦外敵入侵的,除了原本配置的軍隊,就只有…
曾經培育無數Otome的搖籃─加爾德羅貝學園…
若良心允許靜留能夠無視,那她就不是真祖所認可的五柱─〝嬌嫣的紫水晶〞。
停下了往寢室的腳步,緋紅的眸微微瞇起,略一蹙眉,轉身,輕盈的淡紫色身影往校園走去,亞麻長髮隨快步移動的身軀飄然起舞。
此時,靜留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加爾德羅貝是夏樹投注政治生命換取的心血結晶…
只要靜留‧薇奧菈身為五柱的一天…
就絕不容許野心份子毀了夏樹的心血!!
 
在不驚擾到師生的前提下,包括後山在內的校區,靜留都獨自巡查了一遍,不過並沒有發現到可疑的人事物。
雖然沒有重大發現,但左耳的GEM依舊滾燙,這代表著一件事…
危機…是存在於校園以外,但距離應當不遠的地方…
 
緩步走出校園,靜留抬頭望了望蔚藍無雲的晴空,陽光正努力的揮灑光輝…
天…好清澈…
「夏樹…」喃喃念著那總令她魂牽夢縈的湛藍身影的名,端莊秀麗的面容上有著堅定不悔的神情。
 
…放心,我會一直守護妳…以及妳的心血的…
 
微微一笑,靜留伸手輕拂過亞麻色的長髮,「Materialize!!」
強勁的紫色磁場擴散四周,不過幾秒鐘的時間,靜留已換上那令人驚艷的紫色舞鬥服,手中握著的,是自己的專屬武器─斬斬侯。
此刻的她不是靜留‧薇奧菈,而是Maistar Otome─五柱之一〝嬌嫣的紫水晶〞。
輕盈的向上一躍,晴空中瞬間出現一道紫色光束,快速往東樹林方向消逝而去…
 
蒼翠的樹木遮蔽出令人感到舒適的蔭,枝葉在梢上隨風摩娑舞動,伴著不時傳來的蟲鳴鳥叫,串成悅耳的夏日組曲。
一道紫色光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自西邊直射而來,劃破了東樹林的寧適氣氛。
為了能看清動靜,在貼近上方飛行的同時,也放慢了自己的速度,犀利的緋紅沒有放過林中的一草一木。
隨著自己愈接近樹林的深處,左耳上代表〝嬌嫣的紫水晶〞的GEM依舊發出滾燙的警訊,而且似乎愈來愈強烈。
「那麼…果然是位在這附近吧…」
紫水晶握緊了手中的斬斬侯,垂直降落在一處由樹木隔離出的空地上,開始環視著四周動靜。
東樹林的深處,感覺不到午後陽光的炙熱,茂密的樹叢以及矗立林東的山壁,讓這裡成為不易察探動靜的僻靜之所。
也就是說…這裡是突襲的最佳地點。
不遠處的林中,閃爍著詭譎的金黃色光點,雖然只有短短不到三秒的時間便又隱沒於黑暗,依舊被那雙敏銳的紅眸給掃視到了。
〝唰!〞
一道道金黃弧線在紫水晶身邊畫出美麗的輻射圖騰,亞麻長髮下優雅端莊的面容上,勾起了漂亮卻凜冽的弧度。
「好了,捉迷藏到此結束,」紫水晶踏著沉穩步伐往出現光點的林中走去,每一步都冷酷得令人感到顫慄,「該是清理現場的時候了。」
一聲巨吼撼動整座山林,蟲鳴停止了,鳥群振翅驚散空中。狂風捲起大片沙塵,令能見度本就不佳的深谷更是伸手不見五指。
塵埃之中,四周包圍著的金黃光點,像火炬般緊緊盯住步步逼近的紫水晶。
面對如此的陣仗,停下腳步,紫水晶再度掃視樹林的四周,蹙緊眉頭。
對於身為五柱中戰鬥力最強的紫水晶來說,數量再多的奴獸也構成不了威脅。只是…有股不安的疑慮始終浮現在腦海。
不對勁…跟前幾次的奴獸襲擊事件相較,很多地方都大有出入…
奴獸…是修瓦爾茲利用自行研發出的Slave GEM所操縱的巨大怪物,根據先前的報告來看,除了牠們無法駕馭指揮、任由牠們大肆破壞之外,另外一個關鍵就是…
修瓦爾茲的奴使利用Slave GEM操縱奴獸,就如同Otome與唯一的主人訂立『契約』雷同,所以在每一次的奴獸襲擊事件中,奴獸從不會出現超過兩隻…
而今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奴獸,不僅數量肯定超過兩隻,並且直到自己來到東樹林深處之前,都相當安靜的躲在隱蔽性極佳的樹林後方,似乎完全被馴服了似的。
剛才那聲宣示般的巨吼,根本就像是…替主人看守重要物品的忠犬所發出的威嚇…
一道青紫色的光束,突地從塵埃之中射出。
「!!」
眼角餘光瞥到了那道來勢洶洶的青紫色光束,紫水晶無暇繼續思考,靈巧的縱身閃過光束,一躍飛上半空。光束直直射在方才她站立的地方,打出一個深達一公尺的大洞。
未能擊中目標,奴獸們繼續發出震撼的怒吼,開始群起移動起來。
〝砰!砰!〞
奴獸們的龐大身軀所經之處,樹木應聲而倒。而群起移動的腳步聲,更是不停歇的震撼整座東樹林。
紫水晶從因奴獸們的移動而剷平的大半林地上方俯瞰,完全將牠們的數量以及分佈點看得一目了然。
四隻有著蜘蛛身型以及熊般巨爪的奴獸,看似沒有目標的在樹林中移動,速度十分的驚人。
「嗯…看來只有這四隻奴獸,既然已經移動到了林地上,還不至於難對付才是…咦?那是…」
由上而下的視野,紫水晶清楚看到靠近山壁的角落處,週遭樹木彷彿像是歷經了寒冬,枯黃的葉瓣片片掉落,稀疏的枝幹與相距不到一公尺的茂密蒼翠有著天壤之別。
就在奴獸們移動到了那片有著異常景象的樹林前方時,突然全都停止了移動,接著便開始四散到彷彿先前就確認的定位點,就像皇宮前定點站崗的士兵般,在樹林前方一字排開。
種種的異常景象,引起了紫水晶的注意和疑心。
 
果然…樹林裡一定隱藏著什麼…
這恐怕不是單純的零星事件而已…
看來得先把守在樹林前方的四隻奴獸清理掉,才方便調查箇中原因…
 
斷定了那片樹林中一定有著更具危險的存在,紫水晶握緊手中的武器,迅速俯衝而下,在快要接近奴獸的同時,從半空中快速迴轉到最左邊的奴獸身邊,對準著尚在樹林前方東張西望的奴獸們,雙眼一瞇,在她俐落的舞動起斬斬侯的同時,人則化為一道紫色挾帶著耀眼金黃的身影,迅速移動到奴獸們的後方。
斬斬侯的兩端刃面隨著紫水晶的舞動,轉化為節節長鞭,一端平行朝奴獸們快速削過,另一端則巧妙的在繞行奴獸身邊之後,將被斬成兩半的牠們削成了碎片。速度之快,僅可由肉眼看到數道金黃色的光線從奴獸周圍劃過。


來不及反應的奴獸被銳利刃面斬削成碎片,在一塊塊碎片掉落的下一刻裡,〝轟!〞的一聲,化為兩團炙熱的火球,瞬間化為灰燼,消散林中。
微微抬頭望著隨風飄散的灰燼,紫水晶輕輕的吁了口氣,銳利緋紅再度直直望向了那片異常的樹林。外頭分明是萬里無雲、艷陽高照的正午時分,而前方卻是被一片霧茫茫的水氣所包覆。
紫水晶略蹙了蹙眉,小心翼翼的沿著枯葉敗枝鋪砌出的小徑走入霧氣瀰漫的林內。手中的斬斬侯,如同自己敏銳的第六感,始終不敢放鬆。
林中空氣相當潮濕。能見度因身處山壁角落以及水氣的影響,眼前盡是灰矇矇的濃霧,比先前在樹林外的能見度還要來得差。
異於外面的高溫,就像是有人靠近著自己呼吸時,呼出來的那股氣息。
特殊的氣味瀰漫著,不像清新的朝露,反倒像腐敗的落葉,正快速被地上潮濕的土壤吸收著。
彷彿像是進入了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另一個空間,踏在溼黏的腐敗落葉上,聲響聽來十分刺耳。
怎麼會和林外的景緻差距如此之大呢…?
〝喀嚓!〞
腳下不經意的發出類似金屬撞擊的細微聲響,像是踏上了某個設置好的機關,雖然不甚明顯,但在這寂靜的林中,再怎樣細小的聲音都可以聽得十分清晰。
停下步伐,紫水晶倒退幾步,用斬斬侯的一端將地面上的落葉掃開,數個小小的氣孔嵌在與地面平行的圓盤上,不斷冒著白色煙霧。蹲下身,伸手靠近氣孔上方,隱約還可以感覺到一些溫度。
站起身,紫水晶抬頭看了看四周幾乎可算是已枯萎死亡的樹木,再低頭看了看附近被枯枝敗葉厚厚掩蓋著的地面。
 
如果是這樣,這些樹木一定是…
 
雙眼從原本熱情的緋紅蛻變成冷酷的黯紅,她走近了其中一株僅剩半截與自己等身高的樹幹旁,將耳朵貼近仔細聆聽著。
〝呼嚨~碰!呼嚨~碰!〞
若不是將耳朵貼近樹幹,幾乎聽不到這近乎呼吸的聲音。
紫水晶的心中已然有了定論,若自己先前的那些推斷正確的話,那麼接下來…
微微一笑,紫水晶退開樹幹十步之外,將手中的斬斬侯握緊架在前方。她知道,驚天動地的事情即將發生…
〝轟隆!〞
一聲巨響,四周的樹木開始像地震般的晃動著。紫水晶抬頭一望,這片看似枯萎壞死的樹林,枝幹頂端紛紛噴出了大量的白色煙霧。
須臾,劇烈的晃動突然平息了下來,地面上由遠而近開始掀起了翻土的痕跡,隨即自地底下竄出了類似植物藤蔓的觸手,出其不意的緊緊綑住了紫水晶的雙腳。
眼前雖看似十分危急,但是紫水晶面上的表情並沒有改變,身軀輕盈的再度一躍飛上半空,原本隱藏在地底下的藤蔓觸手因她突然往上飛躍而被拉扯出大半,但依舊死死綁著她的雙腳沒有鬆開。
稍微讓自己的思緒理清晰了些,紫水晶蹙眉瞇眼,低頭俯視緊綑著腳踝的藤蔓,半透明的蔓身上有著盤狀類似吸盤的物體,它就像是活蛇般蠕動著繼續縮緊了綑縛,還可清楚見到液體在蔓身內流動。
果然和自己的推論完全符合呢!
一夕之間壞死的樹木枝幹,就是〝它〞造成的…
〝它〞呼吸的唯一通路,是枯死且內部呈現中空的樹幹頂端以及地面上四散分布的氣孔…
觸手從地面下竄出,代表〝它〞隱藏在林中不易察覺的地底深處…
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就只是逼〝它〞現身。
「…還真是個難纏的奴獸呢…」
面上再度勾起自信的弧度,紫水晶雙手壓住武器柄上的活扣向下一扳,銜接處的橫槓自一端鬆脫卡進刀柄內,原先的斬斬侯成為了兩把鋒利的大刀。
分解為兩把的斬斬侯,更能讓紫水晶展開靈活的攻擊策略。
絲毫沒有因束縛而影響行動力的紫水晶,雙手握著兩把斬斬侯交叉置於胸前,在半空中突然使出了一個急遽的後空翻。
向後翻身的同時,紫水晶已將自己的立場扭轉至有利狀態,見藤蔓觸手大半都從地底下拉出暴露在自己的前方,眼睛一瞇,立刻朝暴露出的部分揮出了斬斬侯。
〝唰!唰!〞
兩把斬斬侯又化為節節的長鞭,一前一後呈螺旋狀繞過了藤蔓觸手,俐落的將它們削成了碎屑。流動的淺綠色液體自削斷處不斷噴濺出來,狀似痛苦的扭動著往地底快速鑽去。
「…逃得了嗎!?」
黯紅眼眸變得更加冷酷,紫水晶雙手倒握著兩把斬斬侯,化為一道挾帶金黃的紫色光束,快速俯衝而下,在即將接近地面的同時,她舉起手中的斬斬侯,猛的向地面上狠狠刺下。
插入地面的斬斬侯像是有了生命似的,化為長鞭狀的刃面,開始沿著翻動過的痕跡不斷向前伸出。
〝嘎啊~!〞
就在刃面接近山壁的同時,又是一陣突如其來的猛烈地震。伴隨著地震出現的,是接近山壁後方一個龐大的影子。
由於龐然大物的出現,山壁上開始縱橫向爬滿了大小不一的裂痕,幾乎要將大半面山壁都掀了開來。
拔起了插在地面上的大刀,紫水晶緩緩站起身,一手將刀柄上的橫槓扳出扣進了另一手的刀柄內,重新組合成原先的斬斬侯。
抬頭望向面前正對著她張牙舞爪的龐大身影,紫水晶冷冽的眼神沒變,面上露出了與眼神相互呼應的冷笑,絲毫感受不到畏懼。
「…你終於現身了…」
狀似美麗花朵的頭部中央露著一張擁有尖銳鋼牙的大嘴,嘴邊不時流下淺綠色的液體,呲牙裂嘴的模樣像是隨時要將眼前的東西盡數吞噬…
粗壯的花莖外圍被看似厚重的墨綠色鱗片包覆著,下半部像是八爪章魚般的藤蔓觸手蠕動著,還可見到內部流動著的液體。
直到目前為止,從沒見過如此逼近活體生物的奴獸呢…
雙手握緊了斬斬侯警戒著,紫水晶並沒有一如往常的搶先採取攻擊行動。因為奴獸的位置是在靠近山壁的地方,而佈滿裂縫的山壁是有隨時崩塌的危險存在的。
紫水晶『以靜制動』,等待著展開攻擊的好時機…
沒有自身智慧的奴獸沒有考慮到這麼多,蠕動著下半身的藤蔓觸手,開始往紫水晶的位置快速移動了過去。
隨著奴獸離開山壁,壁面開始有大塊岩石滾落,周圍的岩石也有了鬆動的現象。
對紫水晶來說,這就是所謂的『好時機』。
嘴角一抹意味深長的笑,紫水晶再度舞動起手中的斬斬侯,同時身影化為一道挾帶金黃的紫色光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低空滑行到奴獸身後,同時拉開了自己與地面的距離,在半空俯瞰著腳下的動靜。
斬斬侯兩端的刃面化為節節長鞭,隨著紫水晶的舞鬥之姿一前一後朝奴獸飛射出去。數道金黃色的光線,交叉縱橫的穿過奴獸龐大的身軀,一塊塊的碎片自那花朵般的頭部頂端開始往下掉落。
〝轟!〞
一聲巨響,被切成碎片的奴獸跟著爆炸引起的熊熊火焰化為灰燼,如同前面幾隻奴獸同樣的下場,灰燼隨風消散,僅見地面上殘留著的淡綠色液體,那是〝它〞曾經存在過的唯一證據。
原本已不斷有碎落岩石往下滾落的山壁,禁不起因爆炸帶來的劇烈震波,伴隨著驚天動地的巨響開始崩塌,大塊岩石從山壁上層層剝離,一塊接著一塊的掉落地面。而隱藏其中真正『重要的』玄機,就這樣隨之暴露出來。
一尊外型顏色與山壁無異的大型地走式巨砲,出現在崩塌的殘垣上。在上方的紫水晶一眼便認出砲身上顯眼的阿爾泰公國國徽。而斬斬侯雖然堪稱是削鐵如泥的武器,但對於使用〝超合金〞這種硬度奇佳的罕見金屬製作出的地走式巨砲,是完全發揮不了作用的。
根據先前蒐集傳回的情報顯示,阿爾泰公國的大公‧納吉不僅和修瓦爾茲暗中勾結,同時還秘密召集科學家研發各式各樣的新型軍事武器,隨時準備對溫德布魯姆發動攻擊。
雖然各種情報都證實了有野心的阿爾泰正在蠢蠢欲動,但卻也不見阿爾泰有更近一步的動作…
以天然山壁作為掩護,將砲台深藏壁內,同時在四周佈下了當作警衛的奴獸,阿爾泰如此的大費周章…用意究竟是…
〝嘰~!嘰嘰~!碰~!〞
巨砲發出機械式的聲響,砲身在猛烈震盪後揚起了一陣煙塵,砲口開始緩緩平行移動,似要對準著某樣確定的目標。
紫水晶依循著砲口對準的方向望去,高聳的白色扇形建築物映入眼簾。
「…阿爾泰…你們的目標果然是加爾德羅貝…」
阿爾泰的目的顯而易見,就和那些隨黑色信件起舞的修瓦爾茲一樣─
─得不到加爾德羅貝的奈米高科技技術,就來個玉石俱焚!
很多事件的預感,永遠比真正發生的時間來得早…
無計可施…
眉頭緊緊蹙起,紫水晶握著斬斬侯的手開始因忿怒而微微顫抖。
〝咿~~~~~~!〞
地走式巨砲發出了尖銳刺耳的聲響,砲口開始冒出了濃濃煙霧。
 
…砲彈隨時都有可能發射…已經來不及回去通知夏樹了…
…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夏樹的心血就這樣被阿爾泰毀於一旦…
 
當初宣誓成為五柱時暗暗立下的承諾,此刻清晰浮現在紫水晶的腦海。
紫水晶淡淡的笑了起來,手中的斬斬侯化為光芒消失。
身為五柱─〝嬌嫣的紫水晶〞…她已經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砰隆!!〞
巨大的火光從砲口射出,直朝加爾德羅貝方向飛去。
就在那一瞬間,一道紫色光束飛越了火光,雙手一伸,淡紫色的防護盾緊接著狠狠擋在火光前面。
『絕對領域』,這是專屬於所有Otome的防禦招式。而領域的大小、防護的優劣,端看各個Otome的能力而定…
身上代表著Otome力量使用的指標正褶褶閃著金黃光芒,紫水晶使用『絕對領域』生成的防護盾強硬的將砲彈擋在前方,兩方都在使出全力試圖突破,半空中摩擦出陣陣絢爛的火花。
不愧是軍事強權的國家,地走式巨砲的砲彈威力無法小覷,雖然使用了『絕對領域』來抵擋,紫水晶依舊感到無比的壓力存在。
對峙了好一陣子,紫水晶漸漸感到體力不支,身上的金黃光芒逐漸變得黯淡,左耳上的GEM也開始發出了警訊,她知道自己Otome的力量已經消耗過多,不能再這樣持續下去。
單純使用『絕對領域』來阻擋,絕不是一個長久之計…
黯紅的冷冽眼神瞄向不遠處的地走式巨砲,稍稍將手肘向後退了些,防護盾因而略微縮小,卻依舊頑強抵擋著試圖突破的炮彈。
 
…就算賭上自己的性命,我也要…
…守護夏樹…守護加爾德羅貝…
 
雙眼一瞇,紫水晶將僅剩的Otome力量全數灌注到手中的『領域』,防護盾瞬間閃出了耀眼的淡紫色強光。
「…遊戲結束了,阿爾泰…」
嘴中輕聲吐出了這幾個字,紫水晶的雙手使勁將『領域』生成的強力防護盾向著地面上一推,砲彈因防護盾強大的威力而被彈開,朝地面直直落下,正中目標顯著的地走式巨砲砲口。
〝砰磅~!砰磅~!轟隆~~~~~~!〞
巨砲砲口被砲彈卡住引起了內部的膛炸,四周燃起熊熊烈火,從砲口直到砲身全都成了廢鐵。而砲身內部存放砲彈的砲匣被周邊高溫引燃,引發了一連串巨大的連環爆炸。
砲彈爆炸的威力十分驚人,不僅將深處的樹林和大半邊的山壁幾乎夷為平地,地面上炸出了一個深達十餘公尺的大坑洞。爆炸引起的劇烈餘波更是挾帶著土石和殘葉枯枝直衝天際,方圓之內無一倖免。
而尚在半空中停留、幾乎耗盡氣力的紫水晶,已無法再使用出『絕對領域』抵擋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自己而來的衝擊,隨之捲起的飛沙走石不留情打在紫水晶臉上,她緊閉著雙眼,下意識將雙臂橫檔在自己眼前。
爆炸餘波將幾無招架之力的紫水晶狠狠從半空中彈開,在一陣劇烈的天旋地轉下,她的身子硬生生撞上了山壁,跌落地面。
全身撕裂般的疼痛讓紫水晶無法支起身子,她勉強的伸手往腦後一摸,與自己雙眸相同的顏色染滿了整個手掌。
紫水晶淡淡的笑了。
「…我終於…沒有違背了…自己的…承諾呢…」
直到失去意識之前,紫水晶的口中,依舊喃喃的重覆著這句話…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