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同人、COSPLAY、文字創作以及隨筆記事。
  • 117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乙HiME】瞑之果〈章一‧學園長的辦公室軼事〉

「…我說,靜留,」深藍色的身影仰躺在椅背上鎖緊眉頭,一手靠在扶手上托著下巴,湛藍長髮隨之披散肩上,碧綠雙眸望著身旁抱著一疊文件不停往桌上放的輔佐官面露無奈,「妳能不能…不要再繼續堆文件了…?」
公務纏身─這就是最主要的原因。
近來邊界不斷有奴獸騷擾事件傳出,雖然事後證實都只是一些零星的小動盪,但每回事件過後的報告書送到自己面前,又不得不壓下性子耐心了解事件始末。加上原本學園內固定上交的校務報告、學生各項成績考查和預算審核…
看似每天加班也不見得批閱得完的報告,耐心早已被一堆紙消磨殆盡的加爾德羅貝學園長,忍不住想要對人好好的發洩一番…
發洩的對象,只有一個…就是每天隨侍在學園長左右的輔佐官─靜留‧薇奧菈。
「啊啦…這可不行哦!夏樹~」緋紅雙眸眨了眨,輕盈的將亞麻長髮甩至身後,繼續將剩下的文件放到桌上後,這位備受學生仰慕的輔佐官對幾乎是癱坐椅上的夏樹笑瞇瞇的說:「…妳今天一定要把這些報告書看完,不然瑪莉亞女士可是會在妳耳邊碎碎念的。」
雖然臉上掛著笑容,語氣卻有種不能否決的強勢。沒有意外的,身為輔佐官的靜留,總是用這種辦法讓夏樹乖乖把堆積如山的文件看完。
「嗚…靜留…」
看到桌上的文件,夏樹的表情早從無奈轉變成欲哭無淚…
以往面對各國使節的沉穩、理性,早都被夏樹拋到九霄雲外,她只覺得自己根本不是學園長,而是個標準的文書處理員。
夏樹只好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定下心來之後,默不作聲的抽出筆,開始專注閱覽案上堆著的文件。
隨著時間的流逝,案頭未閱覽的文件已經愈來愈少,但夏樹的表情卻愈來愈嚴肅,辦公室內開始有了低氣壓。
很顯然的,夏樹對於滿桌的文件已經快要失去應有的耐心。
「…夏樹努力工作的樣子,真的很帥氣哦~」
溫柔帶有些許慵懶的語調,讓長時間埋首於枯燥乏味的文件中,原本情緒已經相當心浮氣燥的夏樹,不禁放下了手中的筆和文件資料夾,抬頭望了望離辦公桌不遠處的沙發。
一股清新的茶香,逐漸飄散在辦公室內。
淡紫色的身影,不急不徐的斟上兩杯八分滿的茶水,同時也抬起頭面帶微笑的望著夏樹。
「辛苦了,夏樹,」端上兩杯尚在冒著熱氣的茶,那抹淡紫色身影飄逸的來到了夏樹身旁,放下托盤,輕輕的從背後將她抱住,「…我來好好獎勵妳一下吧。」
沒有等待夏樹的回應,出其不意的就在她面頰上落下了一吻。
「!!靜…靜留!!」
雖然不是第一次,但夏樹就是一直沒辦法習慣靜留總是這麼突兀的舉動,面紅耳赤的生理反應絕對不說二話緊接而來。
不放棄逗弄夏樹的任何機會,靜留繼續用調侃的語氣,故意靠在她耳畔說:「呵~臉紅的夏樹也很可愛啊~」
兩頰已經紅到快要燒起來,不知所措的夏樹呆愣在辦公桌前,腦袋早已是一片空白,呈現出標準的〝當機〞狀態。
見到夏樹的反應,靜留知道目標達成,笑著鬆開環抱著的手,端起一杯托盤上的茶遞給她,「…先喝杯茶,休息一下吧。」
「嗯…嗯…」
好不容易從當機狀態回過神來的夏樹,緩緩接過了靜留手中的茶。
啜飲了一口茶,點點苦澀在茶水咽進了喉嚨之後慢慢的回甘,清新甜美的滋味讓夏樹的精神也為之一振。
「已經快要中午了呢…」立於夏樹身旁,同樣在喝著茶的靜留微微偏頭看向了落地窗外,陽光的炙熱隱約可從窗外透進的熱氣感受到,「…夏樹要不要一起到東樹林野餐?」
學園東邊有一大片枝繁葉茂的樹林,由於是位在向陽處,可說是冬暖夏涼,亦是一個踏青野餐的好地點。
「野餐?」夏樹放下了已飲盡的茶杯,看了看左手邊還沒批閱的文件資料夾,嘆了口氣,「…可是…」
東樹林雖然距離學園不遠,但一趟來回也是需要花費一點時間。
「努力工作雖然很好,不過適度休息也是很重要的哦~」一眼就看穿了夏樹的心思,靜留放下手上的杯子,伸手戳了戳她的臉頰,「夏樹喜歡吃我做的三明治和點心嗎?」
沒有多想,夏樹毫不猶豫的點點頭,「喜歡!」
 
現在的夏樹…就像是期待郊遊時媽媽親手做的野餐盒的小孩…
完全看不出她是一肩扛起整個加爾德羅貝重擔的學園長…
真是可愛…
 
「呵呵…」如此想著,靜留忍不住笑了出來。
「唔…」反應慢半拍的夏樹,終於想通了靜留話語中的戲弄意味,立刻抱胸鼓腮別過頭去,「靜留…妳是故意的吧?」
「啊啦…我有嗎?」
「靜留!!」夏樹回頭氣呼呼的對著靜留大聲吼著。
因為喜歡看夏樹『想生氣又無法生氣』的表情,靜留常常就像剛才那樣,不著痕跡的用各種方法拐她,讓她自然表現出使自己會心一笑的有趣反應,每試必靈。
其實,靜留用的也並不是高明的拐法,但單純的夏樹就是很容易上當。
瞇起紅眸繼續保持著微笑,靜留無視夏樹那賭氣的孩子神情,像什麽事情都沒發生過似的,將案上已經簽核批閱過的文件資料夾抱在手上,繞過辦公桌往大門方向走去。
「那麼,我先把這些文件送去給瑪莉亞女士,回去準備午餐的三明治和點心之後,我們再一起出發,」在伸手準備開門之前,靜留略微思索了一下,回過頭笑瞇瞇的問夏樹道:「…還是…夏樹不想吃普通的東西…想吃些〝特‧別‧的‧〞?」
〝特‧別‧的‧〞這三個字,靜留在說出口的時候還特地加重語氣。
這次夏樹的反應倒是很快速,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誰…誰說要吃妳了!!」
反應得快,後悔得也快。
話剛說出口,夏樹立刻驚覺到不對,趕緊捂住嘴巴。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我可沒這樣說哦~夏樹~」早就一字不漏聽進耳裡的靜留,又一次看到夏樹有趣的反應,計謀得逞之後,照慣例還是要稍微逗她一下,「啊啦~原來夏樹這麼迫不及待的…」
「…靜‧留‧薇‧奧…」
沒等氣得臉紅脖子粗的夏樹吼完自己的名字,淡紫色的身影早在那之前就滿臉笑意的離開了學園長辦公室。
眼睜睜看著辦公室的門再度關上,夏樹只覺得渾身無力,整個人躺倒在椅背上,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真的…沒有一件事比靜留戲弄自己更容易覺得累了…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