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同人、COSPLAY、文字創作以及隨筆記事。
  • 117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乙HiME】Ατλαντις〈預定中長篇『寧靜海』番外〉

惑星的移民史上,也許將來會添加這麼一段…
 
加爾德羅貝歷任最年輕的學園長─夏樹‧庫魯卡
擁有冷靜強勢、剛柔並濟的政治風格,曾領導著學園師生以及外援的盟國援軍,從軍事強權阿爾泰公國手中奪回了加爾德羅貝,奠定以奈米科技著稱的加爾德羅貝在國際間不可抹滅的強國地位,同時確保了永久中立國的立場…
 
可惜…百年之後的移民史,將會是鮮明的榮光、悲泣的祖靈所構成的…字字血淚的控訴…
將帥的勝利,是構築在腳下無數士兵的屍體之上。
和平…也需要用鮮血去換取…
深鎖眉下的碧綠雙眸中,有著領導者的穩健…
烽火下綻放銀藍的舞鬥身影,有如行雲流水般的俐落…
〝冰雪的銀水晶〞…專屬於她的五柱稱號…
一切都已成為不足為人道的過往。
她已不再是加爾德羅貝的學園長,不再擁有這耀眼的五柱稱號…就如同我再也不是〝嬌嫣的紫水晶〞…
她並不是個急流勇退的戰士,她有著〝創造和平〞的理想,在沒有達到這個理想之前,她一直都在奮戰不懈…
學園奪回後,原本想要繼續實踐理想的她,卻因不可抗拒的理由逼使她不得不遠離爾虞我詐的國際政治,心中怨忿而不甘心。
是我…造成了她必須離開加爾德羅貝…
戰爭的洗禮使彼此成長,卻也帶來不可抹滅的傷害…
 
將日記擱置到床邊小几上,關小了燈光,輕輕的拉開被子躺在她身旁,伸手撫弄著她原本湛藍亮眼、如今卻已顯黯淡的長髮…
警覺心高的她不安的挪動著身子靠來,像家犬般依偎在熟悉的主人懷裡。
我摟住了她的腰,讓她的頭靠在自己胸前,好讓她能睡得更安穩。
睡得正沉的她露出純真的笑容,如同以前身為珊瑚生的她…
在她未扣合的睡衣領下,左肩那一道長長的疤痕映入眼簾。
它…提醒了我…
 
〝加爾德羅貝奪回之役〞,這場幾乎可斷定會在移民史上寫下輝煌一頁的戰役,但我對於它的記憶,卻是一片空白…
關於那段失去了的記憶,是在戰爭結束之後,從〝破玄的尖晶石〞─奈緒‧張‧茱麗葉口中彌補回來的。
我該感謝奈緒在逃亡的那段時間對她的照顧,但是…
與其知道了一切…我寧願那段記憶永遠的空白下去…
「…那隻笨狗…為了要救妳可真是把性命都豁出去了…」奈緒的語氣是滿不在乎的,卻也隱藏不住對她的敬佩,「…若不是她,妳現在早就成了戰俘中的一員,哪還有機會再見到那隻笨狗…」
為了救我,她甘願接下我不留情的攻擊,將我從意識即將崩解之際給拉了回來…
清醒了,迎接我的卻是另一個打擊…
銀藍舞鬥服上染滿刺眼的鮮紅,左肩上的刀傷泊泊流出鮮血,她伸出顫抖著的手撫上我驚愕的面頰,溫柔的對我笑著…
 
妳為何…還能這麼溫柔的對我展露微笑…
是我的這雙手,讓妳從此無法實現夢想的啊…
 
當時我只對奈緒苦澀的一笑,沒有多說什麼…
大家都認為,以她過人的意志力,傷癒之後一定會回到學園,繼續領導著加爾德羅貝,朝她的夢想大步邁進。
無奈…事與願違…
她左肩上的傷口雖癒合快速,一種可間接破壞Otome體內奈米平衡分子的病毒卻已悄悄入侵,開始侵蝕著她的身體…
她一直獨自咬牙支撐著,並沒有跟我提起這件事…
而我,卻在那次國際會議上,面對著各國代表的責難之時,毅然提出辭去五柱職務的要求。


會議上,她沒有對此提出意見。在我真正取下左耳那枚GEM的同時,她也沒有多做挽留,一切全依照著我的意思去做。
我一直認為…她是在對我做無言的責難…
直到我預備離開加爾德羅貝的那日,她在目送我離開後面色蒼白的硬生生倒下,被我慌亂的送到醫務室之後,陽子才向我娓娓道來…



被命名為〝α平衡破壞元素〞的病毒,是阿爾泰公國的軍情單位研發出來的,專門用於軍事戰爭上。而為了徹底消滅具威脅性的Otome,他們並沒有繼續研發疫苗或是血清。
 
對不起…是我…
是我讓妳無法繼續完成夢想的…
 
坐在病床邊,我沉默的握著她冰冷且劇烈顫抖的手…
她緊閉雙眼,嘴中不停溢出痛苦難忍的呻吟,抓著我的手握得好緊。
我憐惜的拭去她額上大顆冒著的汗水,眶中的淚已不停的打轉著。
俯身附在她的耳畔,我這麼輕聲的對她說…
「…我們一起…離開加爾德羅貝…好嗎…我會一直陪著妳的…」
 
懷中的人發出了囈語,打斷了我的思緒。
「…唔…靜留…」
感覺到她的呼吸已變得有些急促,身體開始有些僵硬,還微微的顫抖著。
「…夏樹?妳又不舒服了嗎?」
「嗚…呃…咳咳咳~」緊閉著雙眼的她,雙手緊緊握著拳頭,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面色早已是蒼白如紙,豆大的汗珠不斷滲出,浸濕了她身上的衣裳,「…痛…好痛…咳咳咳咳~」
每一次的發病過程,對她來說都是生不如死…
每當此刻,我總怨恨起自己的無能…為何我不能替她分擔痛楚…
好幾次,我不忍心再見到她繼續承受著這樣的痛苦,雙手掐在她的脖子上,想要親手了斷…
但是…見到她的笑容,見到她忍受著病發的痛苦依舊對我微笑的面容,手就開始不聽話的發著抖…
我…我無法下手啊…
 
『…我只想要陪在靜留的身邊…像現在這樣,只有妳和我的日子…』
『…無論往後我會變成什麼樣子…我都只想陪著靜留…』
『…靜留…我一定不會丟下妳的…』
 
她的心地永遠都這麼善良,她的思想永遠都那麼單純…
從來從來…她都沒有責怪過我…
縱使我的雙手已染上了鮮血…縱使我的身軀已充滿罪惡…
微笑…
她總是微笑著,對我述說著她內心真實的聲音…
於是…我總會失去理智的抱著她哭泣…
「夏樹…我在這裡…照我說的做…」我把頭靠在她的胸口,伸手再度輕輕把她抱住,像是哄著半夜哭鬧著的嬰孩,喃喃的輕聲細語道:「…試著慢慢的呼吸…慢慢的…這樣就不會那麼痛了…」
我知道,她一直都很努力的。
努力想要讓我放心…努力展現她的笑容…
就算是在發病的過程中,她依舊勉力的對我微笑…
什麼都不能做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在她的身旁…
 
『…只要有靜留在…就是最好的特效藥了…』
 
我也是…只要能看到夏樹的微笑,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寬恕與包容…
雖然她一直沒有說出原因…
靠在夏樹的胸口上,聽到她原本急促的心跳已漸漸平緩了下來,環抱著的身軀也沒有那麼僵硬。
我緩緩抬起頭,迎上的便是夏樹那令我安心的微笑。
「…夏樹好些了嗎?」
她點點頭,雙手撐在床上掙扎著想要坐起來。
替她將枕頭靠在背後,伸手扶著她慢慢的起身靠到枕上,到浴室打濕了一條乾淨的毛巾,坐回床邊輕輕擦拭著她滿佈汗水的面頰。
「…要不要喝杯水?我倒杯水給妳好不好?」
放下手上的毛巾,不等她回應,我正準備再度起身去廚房的時候,她抓住了我的手腕,不讓我離開。
伸手摸摸她的頭,我輕聲的說:「夏樹,喝杯水吧。妳剛剛流了很多汗,補充一點水份比較好。」
夏樹像個耍賴的孩子般死命搖著頭,抓住手腕的手使勁一拉,我猝不及防的順勢被她一把奮力擁住。
病了好長一段日子,我從未見過夏樹有如此強勢的舉動。
不…應該是說,夏樹的力氣還是和未生病前一樣…沒有絲毫減弱…
這是…為什麼呢…?
有些錯愕,但…我已經好久沒有被夏樹這樣緊緊的擁抱了…
頭輕輕靠在她的肩上,我卻隱約聽到了夏樹的啜泣聲。
「夏樹…」我輕輕環住她因啜泣而有些顫抖的身軀,「…怎麼突然哭了呢?」
「…靜留…謝謝妳…」
「…為什麼要跟我說謝謝…?」
「…謝謝妳…一直陪在我身邊照顧我…」
「不要跟我說道謝的話,夏樹…因為我正在依賴妳給我的救贖…」我抬起頭,如血般的雙瞳望著夏樹有些瘦削的面頰,蹙緊眉頭,帶著些許哀傷的語氣問道:「…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妳不願意責怪我呢…明明就是我…」
夏樹伸出食指輕輕擋在我的唇前,打斷了我的話,「我說過很多次了…靜留,那並不是妳的錯…」
「但是…」
「噓…別動…」輕撫著我有些凌亂的亞麻色長髮,夏樹在我的唇上落下蜻蜓點水似的一吻,「…沒有那時候的戰爭,又怎麼換來現在只有我們兩人的世界呢…」
「夏樹…我…」
「…因為我想找回我所認識的靜留,所以我願意這麼做…就算代價是我全部的生命,我也不會後悔的…」
原來…夏樹一開始就沒有責怪我…她早就隨時準備為我付出生命…
但誰能料到…為了救我,夏樹付出的卻是她往後隨時面臨停擺的生命時鐘…
比犧牲自己的生命…還要來得大的代價…
眶中滿溢的淚水隨時就要潰堤…
「…真的謝謝妳,靜留…是妳願意陪伴著我,我才有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是妳給了我力量,妳明白嗎…」再度把我擁得緊緊的,夏樹不再啜泣,愈發低沉沙啞的嗓音在我耳邊說:「…不管我往後還能活多久,我都會努力的活下去,因為我不想讓妳孤單,我想要一直陪伴著妳…」
閉上眼,淚水再也不受控制的滾滾而下。
原本並不奢求這麼多的…但我竟得到了夏樹完整的救贖…
夏樹的話就像聖水般,將我所有曾經沾染的罪惡、血腥…徹底的洗滌潔淨,宛如新生…
「我也要謝謝妳,夏樹…」抱緊著夏樹,感覺她的肩膀依舊和以前一樣厚實,足以獨撐大局,「…我還來得及…說一句話嗎…?」
「…妳想說什麼呢…?」
「…我愛妳,夏樹…」我靠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我會一直陪著妳走下去的,直到不可知的來世…」
「…嗯…我也愛妳,靜留…」雙手輕輕捧住了我的臉,夏樹微笑著輕吻去我面頰上的淚痕,「…為了妳…我會繼續努力的活下去…」
此刻我的心中,充滿了對未知將來的期待與勇氣…
而這股期待與勇氣…夏樹,都是妳賦予我的…
妳呢…夏樹…?
會不會也因為方才的話,擁有了比之前更強烈的意志力…?
一股掙扎著求生的頑強意志力,而這只自私的…因為我而湧現…?
「…只因為妳,靜留…我要跟不可知的未來對抗,直到我勝利為止…」夏樹彷彿聽到了我的心聲,語氣是誰也無法駁倒的自信。她擁著我再度倒回床上,順手拉上了被子,「…明天…我們到湖邊散散步…現在先好好的睡吧。」
我輕輕的點頭,闔上眼安心的被她環抱著…
 
…在我的心中,妳永遠都是那位冷靜、強悍又有著過人意志力的…
…加爾德羅貝的學園長…五柱之二─〝冰雪的銀水晶〞…
…夏樹‧庫魯卡…
 
寧靜的夜、微涼的風、懶散的蟲鳴…
迎接著未知的明天,我相信彼此都有了面對的勇氣…
是不是呢?夏樹…
多希望能與妳…能夠這樣緊緊擁著對方…長長久久…
直到我們一起走到了生命盡頭…也要牽著對方的手…
晚安,願妳好夢,我的摯愛…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