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同人、COSPLAY、文字創作以及隨筆記事。
  • 117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HiME同人】愁城逆襲〈第七回‧風暴前奏曲[下]〉

矗立在市中心的商業摩天大樓,正居高臨下俯瞰著整座風華市的夜景。
如此壯觀的高樓建築,背景自然不能小覷。從高掛著的大樓名稱可以得知,此座雄偉的高樓建築是隸屬於某個資金雄厚的財團。
 
長方桌前的兩邊,各自坐著五名中年男子。
左邊的男子,有的頭髮已斑白,有的面上掛著歲月的痕跡,潔白長袍是一致的標記,都不約而同的專注在桌面上的研究報告。
右邊的男子,個個西裝筆挺,犀利的眼神和不變的刻板表情,有的雙手抱胸,有的則是將手搭在桌上,打著不成調的拍子。
室內所共同分享的,是沉重嚴肅的氣息。
面對著會議中心大門的牆上,嵌著一面五十吋的大型液晶螢幕。
呈圓型環繞狀、厚實鋼材構築的寬敞空間裡,從大門延伸進來,站著數十位身著迷彩裝、頭戴鋼盔、荷槍實彈的士兵。
這裡,是該財團特別設立,專屬於研究與情報部門的獨立大型視訊會議中心,位於摩天大樓一樓的後方。
對於掌握了大半未來日本經濟發展的財團來說,擁有專屬的大樓、精密分工的部門、優良的武裝部隊,這樣的規模實是不足為奇。
室內的每個人,個個都在安靜的等候著。
這場視訊會議的主持者,是研究部門與情報部門的高級主管,也就是在場分坐兩邊的所屬部門人員的上司。
〝喀嚓!〞
隨著會議中心大門開啟,場內的每個人都立即站起身,恭敬迎接走進門的人。
戴著小圓眼鏡、金髮略胖的外國男子,和另一位身材瘦小、略有年紀、身著白袍的壯年男子走進了會議中心。
尾隨著外國男子身後緩慢進入的,是一名有著淺褐短髮的女孩,戴著一副眼鏡,面色似有恐懼不敢抬頭,雙手交叉緊握著垂在身前。
女孩身上搶眼的橘黃色,與滿室的黑白單色顯得很不搭調。
外國男子與白髮老人走到了長方桌的主位前,揮了揮手,所有人員很有默契的坐下,自己也和壯年男子一起坐在主位上。
女孩則是站在外國男子的身後,低頭不停的搓著雙手。
咳了一聲,外國男子微一抬手,前方的液晶螢幕霎時亮起,浮現出清晰的影像。
影像中,背景是鑲著玻璃帷幕的辦公室,面對著辦公桌的後方,高級牛皮的董事長椅背對著螢幕。
低沉嚴肅的聲音,從裝設在四周的喇叭傳到了整間會議中心內。
『史密斯,關於深優和艾莉莎的下落,你的調查進行得怎樣?』
「是的,羅恩先生,我來向各位報告這次的調查進度,」史密斯從主位上站了起來,「我已經從玖我夏樹那邊得到了些許情報,現場已派人前往加以證實,但尚未在現場發現深優與艾莉莎的蹤跡。」
『玖我夏樹嗎…呵呵呵呵…』羅恩發出了笑聲,音節中參雜了前所未有的可怖感,『沒想到啊…玖我博士的女兒,現在竟以HiME的身分跟我們做情報交換…真是女大十八變…』
左手邊一位頭髮微禿的中年人,推了下架在鼻樑間的粗黑框眼鏡,開口說道:「是那個藍髮綠眼的小女孩嗎?我對她還有點印象…當年崖邊的墜海意外中,她竟然命大沒死…」
中年人還沒說完,坐在對面斜角的男子搶下了他的發言權。
「就因為她沒死,我們才應該更加提防她搞鬼。」一位蓄著絡腮鬍、臉型方正的男子連頭都沒抬,抱胸緩緩的說道:「情報交換的時候,史密斯先生應該可以清楚知道,玖我夏樹有著過人的直覺,雖然只有十幾歲的年紀,思考模式卻和您我相仿,同時身手亦相當了得,不是個簡單的女孩。」
情報部門的部分人員,曾因些微的衝突和夏樹有過短暫交手。沒有人能否認,以一個僅有十幾歲年紀的女孩,可以撂倒體格比自己還要魁梧的成年人,絕對不能夠小覷。
「你的意思是說,我太低估玖我夏樹了嗎?」史密斯沉下臉,面露不悅。
「請您見諒,史密斯先生,我認為玖我夏樹肯提供深優和艾莉莎的情報給您,除了是您提出的交換條件正中她的所需之外,一定還有其他的目的。」絡腮鬍的男子起身向史密斯致歉,但略微嚴肅的口吻依舊不變,「依照史密斯先生的計畫,當日風華市近郊樹林的確發生戰鬥,但迄今尚未取得我方人員的聯繫。雖然我已指派人員進行搜查,但還是要請您留意。」
據情報部門內所探得的情報指出,玖我夏樹正透過一個神秘的情報網,積極取得財團的相關情資,意圖不明。身為情報部門的重要幹部之一,不得不提醒自己的上司要提高警覺。
『布雷爾說得沒錯,史密斯,別忘了玖我夏樹是HiME,也是我們的目標。』羅恩帶著嚴重警告的意味說:『在查出深優和艾莉莎的下落同時,你也要嚴密監控所有的HiME,我不允許再有任何閃失,明白了嗎?』
言下之意,史密斯的確對於自己的計畫太過自信,以致於整個計畫等同失敗,所獲情報相當有限。
「…是,我明白了…」史密斯收起了不悅的表情,唯唯喏喏的應道。
『亞伯特,深優失蹤前所收集到的資訊,分析得如何?』
史密斯怏怏不樂的坐回主位,身旁的亞伯特立即站起身,拿起桌上的資料開始向羅恩報告進度,「根據深優前次收集到的,關於HiME日暮茜所擁有的子獸的資訊分析顯示,HiME們的力量,源自她們心中對自己重要的人的意念,意念愈強,力量就愈大,而隸屬於HiME的子獸,會隨著意念的強弱改變其體型的大小,因此其攻擊力無法根據既有資料作分析評估。」
『嗯…還有其他的分析結果嗎?』
「另外,子獸雖然是由意念控制其強弱,但卻擁有專屬的自然屬性,同樣會隨著HiME們的意念增強或減弱。只要HiME心中沒有了對重要的人的意念,或是HiME本身尚未認定自己重要的人是誰,HiME便會無法召喚子獸,亦無法使用自己的專用武具。」
『有沒有從中分析出可使意念增幅的關鍵?』
「很抱歉,羅恩先生,由於到目前為止,深優收集到的資訊有限,研究部門的分析結果僅止於此。」亞伯特放下了手中的資料,抬頭面對著螢幕中背對著與會人員的羅恩。
『花了那麼長的時間和金錢,你們只查到這麼點東西?』羅恩的聲音中帶著不悅,『看來,我還不如把花在你們身上的錢,拿去養幾條狗。』
全場被這近乎冷漠的震怒嚇得不敢作聲,個個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似的低下了頭。
『史密斯,玖我夏樹是怎麼跟你說的?通通一字不漏的說出來!』
被點名的史密斯乖乖站了起來,「…是的,羅恩先生,那天晚上,玖我夏樹是這麼對我說的…」
 
風華學園宿舍外的樹林裡。
機車車頭射出的強烈燈光,投射林中兩道漆黑的人影。
「…總之,那天我在湖邊,看到了很少見的大片雪花,」藍髮綠瞳的女孩手中拎著紅黑相間的全罩安全帽,雙臂抱胸回憶著,「那幾乎是只有在暴風雪中才看得到的大片雪花,在那座湖的方圓百呎內飄散,湖面霎時都被冰封了起來。雖然如此,雪花落在我身上的時候,竟然一點都沒有冰冷的感覺。」
金髮略胖的外國男子推了下鼻樑上的小圓眼鏡,一手撐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玖我夏樹小姐,妳確定只有看到這些,沒看到深優‧葛莉亞嗎?」
「當時那邊除了我之外,連個人影都沒有。怎麼,不相信我所說的?」夏樹顯然已被史密斯的話激怒,眉頭一皺,抱胸的手放了下來,就想上前狠狠揪住他,「史密斯,難不成你想反悔嗎!?」
領教過夏樹方才揪住自己時的力道,史密斯連忙向後退了退,現時身邊沒有其他的情報人員可以支援,身段可得放得更低些。
反正,再過一會兒,玖我夏樹就是個死人了,就再多忍耐一下吧。
史密斯伸手按下自己右耳中塞著的通話器,「到附近的湖泊去調查,立即回報。」
即便是最大財團也害怕這種小事情,果真是虧心事做太多。
如此想著的夏樹,臉上再度露出了冷笑,輕蔑的眼神,很不屑的看著史密斯的可笑舉動。
「別誤會,玖我小姐,我不是不相信妳,只是這項情報還是需要證實。」
「那不關我的事,」夏樹沉著臉冷冷的回答,「現在,你該兌現你的支票了。」
史密斯露出了一貫深沉的笑容,「那當然,我現在就告訴妳,關於玖我博士的一切情報…」
 
『呵呵…史密斯,雖然你的計畫尚稱完美,』羅恩沉聲的笑著,『可惜,再怎麼天衣無縫,百密總有一疏。』
「…是的,羅恩先生,您說得沒錯,」史密斯彎腰恭敬的回答道:「關於這點,我已有了另一個計畫,在我向您說明之前,請容我介紹一個人。」
羅恩微抬起手揮了揮。
一直立於史密斯身後的女孩,戰戰兢兢的走向前。會議桌前的所有人,目光開始集中在女孩的身上。
「菊川雪之,她也是一名HiME。所擁有的子獸,可以監視到目標物的一切,完全不會被發現。」史密斯抬起頭,推了下眼鏡,繼續介紹道:「她是藉由石上亘的引薦,前來協助我們的計畫。」
會議桌左邊,一位身材矮小、略駝著背的男人,瞇起眼緊盯著低頭不語的雪之,雙手撐著下巴,咧開乾癟的嘴笑道:「哦?可以用來監視的子獸,一定可以分析出更驚人的結果。各位,你們說是不是啊?」
列席的其他研究人員,不約而同露出弔詭的笑容看著雪之。
首次參加這等大型會議的雪之,心中愈加的害怕了。
「你這乾巴老頭,不說話又沒人會把你當啞巴!」右邊一位戴著深色墨鏡、面色微白,看起來有些弱不禁風的年輕男子,一手在桌上敲著拍子,一手拿筆指著方才出言不遜的駝背男人,口氣不快的說道。
『夠了!納特,這女孩對我們是有助益的,沒我的允許,誰敢動她一下,後果自負!』羅恩用強烈的語氣,喝止了兩個部門間的爭執,『查德,別忘了先前的教訓,脾氣稍微收斂一點!』
挨了羅恩一頓排頭,兩人都靜了下來,依舊不甘心的回瞪著對方。
『妳…就是菊川雪之嗎?』
「…是…是的…」雪之用蚊子叮似的聲音回答羅恩的問題。
『既然投靠了本財團,妳就應該知道我們的規矩,』羅恩終於轉過身來,卅上下的年紀,略黑的膚色,有菱有角的臉型,咖啡色西裝搭配梳著整齊的紮辮小馬尾,面容上帶著不容否定的威嚴,『這裡可不是學校,我不容許一丁點的錯誤發生。』
面色逐漸發白,雙腳開始不由自主的發抖,豆大的汗珠從雪之的兩鬢滑下。
雪之明白,自己已經踏進了惡魔設計好的圈套,無法逃脫了。
想起了那封充滿恫嚇意味的簡訊,雪之心中開始忐忑不安起來…
 
〝若妳不想讓自己重要的人出事,下課後到教堂來見我。否則,我不保證妳那位重要的人的生命安全。孰輕孰重,自行斟酌。〞
 
因為這則令人心顫的簡訊,自己整天都心不在焉,擔心萬一自己不答應,遙就會遭到不測。
在學生會辦公室開例行會議的時候,內心掙扎了許久,連遙都看出了自己的不對勁。最後,好不容易下了決定,還刻意避開遙連珠砲似的詢問,在下課後,到教堂去見了那個人。
那個人,是自己從來沒想到過的…
他就是秘密滲透到風華學園內,表面上擔任的是美術社團指導老師,實際上卻是隸屬於財團情報部門的幹部─石上亘…
 
「羅恩先生,多虧石上亘引薦了菊川,我才能充分利用她的能力,繼續進行這項補救計畫。」史密斯的臉上,又掛起了極具城府的笑容,「昨晚已在菊川的監視之下得知,另一位HiME杉浦碧前去風華學園的理事長宅邸,並且與姬野二三展開了一場激烈戰鬥。」
『哦?那有監視到什麼可疑的地方?』羅恩雙手撐住了下巴,略偏了偏頭,『菊川,妳說吧。』
「…是…」雪之努力抑制住自己的不安,無奈話語中依舊透露著深層的恐懼,「杉浦碧前往理事長宅邸…主要是質問…關於HiME們必須互相戰鬥的原因…」
『嗯…然後呢?』
「理事長…只回答說那是宿命…杉浦碧拒絕接受這個答案…就亮出武具威脅…理事長就讓姬野二三…去和杉浦碧戰鬥…最後…杉浦碧戰敗…留下一句〝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就馬上離開宅邸了…」
在財團的這些人面前,雪之連常用的敬稱都不敢提,對自己來講,已是件了不得的事情。
把自己的心奉獻給惡魔,甚至幫惡魔吞噬一切,讓雪之的身心更是備受煎熬。
這些…真的都不是自己所樂意見到的啊…
 
我不能…讓小遙從我身邊消失…
我是逼不得已的…
小遙…妳會原諒我的決定吧…
 
『很好,菊川,就是這樣,』羅恩微微一笑,『這項情報值得注意。史密斯,繼續監視杉浦碧和其他HiME,必要的話直接與她們接觸。』
「是的,羅恩先生。」
『菊川。』
「…是…是的…羅恩先生…」
『我不知道石上是用什麼方法說服妳的,現在妳已經是我們的一份子,要是妳有任何對財團不利的舉動,相信妳知道結果會如何。』
羅恩的語氣,與其說是警告,不若說是威脅更為貼切。
「…我…我明白…」雪之戰戰兢兢的回答道。
『我希望下回的會議中,能聽到更新的進展。好,散會!』
羅恩話音剛落,液晶螢幕的亮光也瞬間熄滅。
眾人紛紛退出了會議中心。
雪之低著頭,亦步亦趨的跟在史密斯身後,帶著恐懼卻又不安定的複雜心思,走出了會議中心…
 


摩天大樓周遭,有一大片佔地遼闊、綠意盎然的中庭花園。
完善的休憩設施、廣栽的各式花草、蔭林下的健康步道,加上專業園丁的管理,堪稱是公園級的頂級花園。
 
夜,更深了…
無人的中庭花園內,僅剩下稀稀疏疏的蟲鳴,以及隱約穿越樹木遮蔽、灑落一地的昏黃燈光。
微弱的光線,映照出了坐在樹上的人影。
那人影站了起來,立於堅實的樹枝之上,闔上手中的書,目光望向了下方,位於大樓後方一塊以黑為主色的密閉區域。
「呵呵呵…看來進行得很順利…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
樹上的人影冷聲笑著,依稀可見他一頭白色的短髮,一身中學生打扮的穿著。
令人感覺不搭的地方,是他那彷彿早已透析一切的笑聲。
對他來說,任何看似滴水不漏的阻擋,都不能躲過自己的監視之下。
「…嗯…」人影轉過身,背對著身後的大樓,微微別過頭瞄了一眼,「時間差不多了,該回去向神崎…哦…不…黑曜君稟報了…」
嘴角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人影縱身一躍,消失在繁星點點的夜幕之中…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