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同人、COSPLAY、文字創作以及隨筆記事。
  • 117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HiME同人】愁城逆襲〈第六回‧風暴前奏曲[中]〉

教學大樓的一間研究室內,燈火通明。
電腦的螢幕上,密密麻麻疊滿了開啟的視窗。
『噠噠!噠噠!』
紮著深褐色馬尾的女子,坐在電腦前忙碌的敲打著鍵盤,緊皺眉頭,一副有些懊惱的表情盯著螢幕上顯示的資料。咬著手中的筆,她仰身靠上椅背,左手拿起一疊厚厚的論文資料看著,眉頭一皺,大力扔到了門旁的沙發椅上。
「去他的論文,我一個字都寫不出來啦!」
身為一個大學生,又兼任風華學園中學部的社會科老師,白天上課、教書、打工,夜間寫自己的論文報告,這原本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但是對這名女子來說,有件事遠比這些雜事來得更加重要,搞得自己根本沒把心思放在報告上。
坐直身子,女子拿起微涼的咖啡喝了一口,揉揉自己的太陽穴,伸了個懶腰。
看看桌上擱著的手機,女子拿起來,百般聊賴的按著按鍵,開始翻看手機內的電話簿內容。
鴇羽舞衣、玖我夏樹、結城奈緒、日暮茜、菊川雪之…
這些名字一一掠過女子的眼簾,心情瞬間重了起來。
只因她們全都是HiME…包括自己…
女子感覺已經被這注定的命運束縛,不容否認、不能拒絕、不准反抗。
自己強烈表現出不願認命的走向相互殺戮之途,那她們呢?
那些『HiME戰隊』的HiME們,又是如何看待自身與眾不同的特殊身分?
女子想要反抗,想要幫助戰隊的HiME們擺脫這沉重的包袱。
為了查到能夠阻止HiME之間戰鬥的方法,女子可說是日夜不停的四處蒐集資料,扣除掉大半應付雜事的時間之外,就是鍥而不捨的追查。
 
失去重要的人…那種生不如死的痛…任何人都無法承受得起…
殺戮…只為了心中那個重要的人…
炎凪那個白髮少年…卻說這是每百年必經的一段過程…
要是每百年都得有人承受這種生不如死的殘忍…這樣的過程不要也罷…
 
放下手機,女子再度仰躺到了椅背上,閉上眼睛,幾位HiME們的遭遇,開始緩緩浮現在腦海…
 
日暮茜,她是第一個失去了重要的人的HiME
難忘那天見到小茜的時候,眼神的空洞和無語…
舞衣…在自己的弟弟巧海消失之後,早失去了以往的樂觀開朗…
就在幾天前的晚上,舞衣精神恍惚的走到近郊樹林裡,險些被奈緒襲擊…
雖然舞衣毫髮無傷,但是襲擊她的奈緒,行蹤自此成謎…
那日救下了舞衣的夏樹,也失去了聯繫…
試圖從舞衣口中探詢一些蛛絲馬跡,得到的結果卻又對自己的調查毫無幫助…
 
花費不少時間,針對HiME本身、〝蝕之祭〞的相關背景、風華學園週遭的人事地物調查了好一陣子,雖然用盡在考古學上追根究底的精神,依舊沒有查到最關鍵的線索,迄今為止,調查已經陷入了瓶頸。
女子微睜開眼,瞄向了被一堆視窗佔滿了的螢幕,長長的吁了口氣,伸手關掉了電腦。
果然,憑自己一頭熱的栽進去調查,所得的結果真的很有限。
佐佐木教授老說自己有著足夠的熱情,卻從不會主動去補足欠缺的部份。
以前總把教授的叮嚀當耳邊風,認為研究學問的人腦筋都死板得可以,可是現在卻體會到了那句話的意義。
 
教授說得沒錯,我得設法補足自己欠缺的地方…
如果能找到一個人…一個了解整個事件來龍去脈的人…
說不定…就能找到關鍵的線索…
只是…真有這樣的人嗎…
 
腦海倏地閃過一個人的名字,女子立即坐了起來。
「啊!我真是豬頭,怎麼一開始沒有想到她呢?」女子伸手拍了下自己的後腦杓,有些埋怨自己的後知後覺,「對!!現在就去找她,把事情問個清楚!!」
事不宜遲,女子從椅子上跳起來,快速抓起椅背上的運動夾克和桌上的手機就衝出門,順手重重的把門甩上,頭也不回的奔下樓梯。
〝砰乓!!〞
震耳欲聾的聲響,迴盪在寂寥的教學大樓內…
 


經過雨的洗刷而染滿一片詩意的花園中,夜,正在洗禮著萬物。
矗立在花園中央的,是風華學園理事長的專屬辦公室兼宅邸,從別墅式的建築本身散發出高貴氣息,不難看出主人的身分地位。
宅邸的大廳內,壁中的爐火正熊熊燃燒著,灑了一室暖意。
輪椅上,一位淺紫色長髮的少女,如天空般碧藍的瞳,正靜靜透過大型的落地窗,看向窗外。
一頭粉紅微捲短髮的女侍,立於輪椅後方,以恭敬的口吻問道:「小姐,杉浦碧小姐來訪,正在外頭等候,請問要讓她進來嗎?」
「帶杉浦小姐進來吧。二三。」
「好的。」二三又恭敬的回應,隨即退出了大廳。
真白望向了被雲霧遮掩住了的月,微微蹙緊了眉,「媛星…又更近了些…」
月的下方,一顆不屬於它的紅星正閃爍著,彷彿正在暗示著什麼。
 
一場無可避免的自相殘殺…即將開始…
心情在此刻,愈加的沉重了…
 
真白深鎖著眉頭,悠悠的嘆了口氣。
二三引領著碧進入了大廳,自己則是退至了壁爐邊,安靜的立於一旁。
碧走到了真白身後,抬頭望向窗外。媛星,閃著刺眼的、邪魅的光。
寂靜,是現時大廳內的最佳寫照。
真白回過了頭,開口問道:「杉浦小姐,這麼晚了還來宅邸找我,有什麼事嗎?」
「理事長,我會這麼晚來找妳,當然是有重要的事,」碧一手插在腰上,眼神緊盯著真白,開門見山的說:「我也不廢話,直接切入重點。」
疑惑的望著碧,真白一副不解的神情。
「讓HiME們互相攻擊、彼此殘殺,究竟是為了什麼?」
「杉浦小姐,妳想知道什麼?」真白回頭望著窗外,平靜的問。
「我調查過所有和媛星、HiME的相關資料,能夠得知的訊息實在太少,不但我找不到一點頭緒,甚至身為HiME的人,自己都搞不清楚為何會被捲入其中,」碧大聲的抱怨著,把埋藏在心中的疑問宣洩出來,「我們不想莫名奇妙的加入這場遊戲,只想知道原因。理事長,妳一定知道所有的事,告訴我,為什麼一定得這樣?」
闔上眼,真白沒有回應碧的問題,只是靜靜的聽著她大聲抱怨。
沒有一個HiME,是心甘情願拿著武具上戰場的,這一點,真白很清楚。
消失了的人,最後都成為封架之地的人柱。對於在這場不明不白的廝殺中戰敗的HiME們來說,更是難以抹滅的痛。
失去了重要的人,她們繼續活在世間,只是苟延殘喘,帶著永遠罪惡的心,沉重過著往後失去光采的人生。
獲得最後勝利的HiME,也一定不會因為守住了自己重要的人而開心。親手弒去其他HiME的畫面,是她深藏的罪,無法釋懷的伴著她,一輩子抹滅不去,就算能夠擁有重整世界的力量又如何?
被刻意安排的、無法拒絕的人生過程,有誰會甘心?
百年輪迴的過程,終歸只是一場可笑的鬧劇。
「…那是…屬於HiME們的宿命…」睜開眼,真白緩緩的吐出這幾個字。
宿命…聽起來真是刺耳,就好像是個推也推不掉的責任,從一出生開始就重重的落在身上。
「不要鬼扯這些沒有建設性的話來敷衍我,」碧顯然是有些生氣了,眼前這個小鬼說的話,聽起來分明就是卸責之詞,「我要的是一個好理由,一個合理的交代,不是這種模稜兩可的答案。」
「不好意思,杉浦小姐,恕我不能透露太多相關的詳情。」
聽到真白用平靜的口吻說出這句話,碧隱忍已久的怒火徹底被點燃。
「我受夠那天殺的宿命說了!不要再把這個殘酷的名詞冠到HiME身上!什麼天生注定的血刃,什麼百年必經的輪迴,對HiME們根本一點都不公平!!」碧雙手緊緊握著拳,顫抖著身軀,咬牙切齒的大吼道:「妳有看到小茜失去阿和時,那空洞的眼神嗎!?妳有看到舞衣失去巧海時,那悲苦的模樣嗎!?這種傷害對我們有多大,妳知道嗎!?妳難道都沒有想過要設法阻止這一切嗎!?」
碧激動說出了幾乎是所有身為HiME們的心聲,包括自己。
無可反駁的情形下,真白沉默了。
 
暗處,詭譎的氣息正無聲的窺視著…
 
三人似乎都感覺到了異樣,面上的表情微變,彼此卻都不動聲色。
「要是妳不肯說出這整件事背後的陰謀…」碧沉聲的說著,握著拳的右手輕輕一張,手中就多了屬於自己的武具─雙刃長斧,再一揚,抵住了真白的頸際,「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面對碧威脅性命的話語和舉動,真白的眼神轉為嚴肅,喚道:「二三!」
「是的。」二三自壁爐旁走了過來,閉上眼,張開了雙臂,一團綠色火燄出現在她面前,慢慢的幻化成一柄長鐮刀。
二三握住鐮刀,兩人沉默無聲的凝視著對方,一場為了真相的戰鬥,一觸即發。
「杉浦小姐,失禮了。」
二三先微微向碧禮貌的行了禮,下一秒便變了臉色,舞起鐮刀,朝碧展開了第一波攻擊。
二三出其不意的攻擊,讓碧一下措手不及,只得架起了長斧斧柄,使勁擋住了距離喉嚨不到五公分的鐮刀刀刃。
二三的攻擊異常強悍,碧可說是完全低估了二三的實力。
「唔…可惡!!」
刀刃愈來愈接近自己的喉嚨,抵擋的雙手已經開始無力的顫抖起來,碧索性將斧柄用力向左一推,脫離刀刃的威脅之後,立即不干示弱的揮斧砍向二三。
〝鏘!!〞
兩把長柄武器的刃猛烈撞擊在一起,爆出了陣陣的火花。
分別向後跳開了半步,碧稍稍壓下了斧刃,在二三的鐮刀再度揮下的同時,彎身用斧柄掃向她的腿。
二三猝不及防,踉蹌向前跌跌撞撞了好幾步。
抓住攻擊空檔,碧閃到了二三身後,趁其不備的舉起雙刃斧,往她背後砍去。
「妳似乎把我想得有些簡單,杉浦小姐。」二三輕聲的說著,將握在左手的鐮刀向後一擱,雙刃斧砍在鐮刀的刃面上,又激起了一陣火花。
碧從砍擊在鐮刀刃面的武具上,感受到從另一端傳來穩穩的抵擋力道。
「妳…」
「現在,輪到我了。」
不等對方回應,二三回身將鐮刀輕輕的一轉、一勾,扣住了雙刃斧的斧柄。再抬手一拉,緊握著斧柄的碧被硬生生扯向前。
對上了碧充滿怒意的眼神,二三面不改色的刻意壓低聲音,悄聲問道:「杉浦小姐,妳有察覺到什麼了嗎?」
「察覺…?」被二三的話問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就在轉念之間,碧突然想起了方才一閃而過的詭異氣息,「難道說…!?」
二三繼續扣住了雙刃斧,用眼神示意碧別聲張,不著痕跡的將一把鑰匙和紙條,巧妙放進了她的夾克口袋。
「請帶著這把鑰匙,去將〝她〞啟動吧。」二三低聲的對碧說:「HiME的命運,就由妳來決定。」
碧露出了會意的表情,雙手再次握緊了長柄雙刃斧。
接下來該怎麼做,兩人心中都有了數。
二三的刀柄反向一轉,一個用力,雙刃斧從碧的手中彈開,向上拋出。
向後退了一步,碧的手向上一伸,準確接住了朝她落下的雙刃斧,再平行一揮,快速劈向二三。
〝鏗!〞
鐮刀刀柄向下一擋,斧刃砍到了鐮刀的刀柄,發出一聲沉重的撞擊聲響。
一個反轉,二三的鐮刀再度勾住斧柄,向旁邊一拉,雙刃斧脫手飛出,落到碧的身後。
碧還來不及反應,頸邊傳來了冰冷的觸感,鐮刀刀刃在壁爐火光的映照下,不搭調的閃著橘紅光芒。
碧的額上冒出了冷汗。
「承讓了…杉浦小姐…」二三微笑的說,手中的鐮刀緩緩消失。
戰鬥結束,結果已經是昭然若揭。
「現在,妳還想要繼續從我口中問出什麼嗎?杉浦小姐。」真白的碧藍雙瞳看著低頭微喘著氣的碧。
碧露出了不甘的表情,直視著坐在輪椅上的真白和立於她身後的二三。
「…我明白了,理事長,原來HiME在妳眼中什麼都不是,她們不過是這場遊戲中必須犧牲的小角色而已…」碧恨恨的說著,雙手再度緊緊握著拳,冷哼了一聲,「理事長,妳有妳的想法,我也有我的想法,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告辭了!」
整理一下自己的運動夾克,碧轉身大步走出大廳,重重甩上門,藉此稍稍發洩方才戰敗的不滿。
沒一會兒,真白自落地窗前,目送碧的身影走出了花園,離開宅邸。
「二三…妳察覺到了嗎?」
「是的,小姐,就在與杉浦小姐戰鬥之前。」
「是我的失策…」
因為沒有預料到碧會突然造訪,真白並沒有如往常與人在宅邸交談時一般,釋放出讓炎凪也無法監看的保護結界。
沒了結界的阻擋,碧的造訪以及她與二三的戰鬥,想必炎凪一定也已經知道了。
那股不屬於炎凪的異樣氣息,現在已經消失,但在方才的確存在,隱在宅邸中的某處,偷偷的窺視一切。
「也許,的確是有股第三勢力,在威脅著HiME…」再度抬頭看著閃爍在月下的赤紅媛星,真白的心中有些不安,「到底是誰在暗中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
先前就聽聞風聲,第三勢力的人,已滲入風華學園,暗中針對HiME展開行動。
這個第三勢力,若為了想要確實掌握關於HiME的重要訊息而派人監視著,其實也不難想像得到才對…
真白對這個巧妙隱藏在宅邸中的窺視者,感到相當困惑不解。
有著異樣氣息的窺視者,一定是在結界撤除的空檔,悄悄進入了宅邸的。否則,為何它潛入了宅邸,二三和自己卻一直都沒發現?
「二三,妳有什麼想法嗎?」
「是的,小姐。其實HiME之中有一位,她所擁有的子獸,可以從遠方監視著目標物的一切行動…」
經過二三這麼一提醒,真白立即想起了一個人。
「二三,妳指的是…菊川雪之?」
「是的,小姐,只有她能夠做到暗中監視而不被任何人發現。」
第三勢力的魔爪,悄悄深入了HiME之中,甚至…
HiME的其中之一,已經陷落了…
蝕之祭的殺戮儀式中,多了個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
「嗯…若這一切屬實的話…」真白的眉頭皺了起來,「那麼,風聲…就不只是風聲而已了…」
 


步出了理事長宅邸,碧雙手插在夾克口袋裡,獨自走在往市區的大路上。
下過雨的空氣是微涼的,地面依舊是潮濕的,偶然快速開過的車輛衝到了小水漥,激起的水花濺到了人行道上,波及到人行道上的路人們。
路人發出咒罵的牢騷,然後拍去濺在身上的水。
碧無視於車輛飛馳而過時濺起的水花,即使身上已經被濺溼了,也不和其他路人一樣發牢騷,只是快步的走著。
在一個十字路口的紅綠燈前,碧停下了腳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大大的喘了口氣。
若不是從踏進理事長宅邸開始就感受到不對勁,加上戰鬥途中二三給自己的暗喻,碧大概真會認為理事長是個無情的傢伙。
碧從外套口袋中,掏出了方才二三暗中放進的鑰匙和紙條。打開了紙條,上面清楚指示著,啟動〝她〞的地點和啟動的方式。
 
糢糊的殺戮,沉重的囹圄,由這一刻起,找到了一線生機…
這關鍵…現在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HiME的命運啊…」緊握著紙條,碧的眼睛堅定望向前方,「妳們等著,我一定要讓妳們擺脫這個可笑的宿命!」
自信的笑了笑,碧將紙條重新摺好,塞回口袋,在燈號變換為綠燈的時候,大步向前走去。
高掛夜空中,唯一的赤紅─媛星,依舊邪魅的閃爍著…
 


一處密室內。
黑暗中,淺色觸手發出淡淡的綠光,自密室地板中心蔓延在四周,彷彿生長在水中的海草,輕飄著、蠕動著。
被觸手包圍了的中心,散著八面六角型的鏡子。
推了下鼻樑上架著的眼鏡,立於中心的淺褐色短髮女孩,看著各面鏡中映照出的影像,心中有著些微的猶豫和恐懼。
〝喀嚓!〞
光線從開啟的門外射了進來。
金髮略胖的外國男子,隨著皮鞋踏在鋼質地上的清脆聲響,自門外走了進來。
男子走到了女孩身後,凝視著環在她四周的鏡面。
「就是她嗎?」簡短的問句,男子精明無情的眼神自鏡片後方掃射出來。
「啊…是的…她叫杉浦碧…」女孩回答得有些戰戰兢兢,聲音還帶著恐懼。
鏡面上映照出的影像,是正在人行道上打著手機,準備回研究室的碧…
男子的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深沉的笑容,「嗯…很好,繼續監視她的行動。」
「…是的…」女孩顫抖著聲音回答。
轉過身,男子帶著滿意的神情離開了密室。
關上門,密室再度陷入了只有淡淡綠光點綴的黑暗…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