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同人、COSPLAY、文字創作以及隨筆記事。
  • 117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HiME同人】愁城逆襲〈第三回‧夢影〉

每一步,都如同千斤般沉重。緋紅雙眸帶給人的不再是深沉與冷靜,有的只是無法聚焦的渙散,所看到的影像,已是模糊不清的疊影,莫名滲出的冷汗幾乎浸透單薄的襯衫。呼吸變得有些困難,開始微喘著氣。
從未生過重病的自己,沒想過也會有連呼吸都覺得要耗盡力氣的時候。
為了懸在心頭上,湛藍長髮下永遠單純、倔強的碧綠雙眸,自己才有這樣不顧一切的勇氣和意志力…
只是,自己似乎快要將這股意志力用盡了…
意志力就像一劑強心針,可以撐起即將倒下的人。相對的,失去意志力時,想要多做些什麼,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勉強走到了大廳,忽然一陣猛烈的天旋地轉,就像突如其來的強震,眼前景象瞬間倒轉了三百六十度,一切都來不及反應,身體的控制權立時被抽離。
失去了支撐的力量,亞麻色長髮的身影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無意識的向後一仰…
大廳中見到此景的人們,個個發出了驚呼聲。
就在身體即將墜地之際…
「會長!!」
隨著嘹亮的喊聲,穿著橘黃色制服外套的黃髮少年衝上前,扔掉書包兩手一伸,倒下的身軀被少年穩穩接住。
「會長!會長!」
懷中的人彷彿聽到了少年著急慌張的叫喚,勉強睜開眼,想要對少年說些什麼,只是最後依舊無法抵抗意識的模糊,尚未啟口便昏厥過去。沒鬆開的雙手,還緊抓著自己的米黃色制服外套和紅色領結。
沒有絲毫猶豫,少年將人一把抱起,連書包也顧不上撿,拔腿就往大廳右邊的急診部方向狂奔…
 
我,正站在一個不知名的所在…
張望著四周…漆黑一片,分不清自己是在哪個地方…
濃重的血腥味…是無盡之地嗎…
一個悲傷不已的女聲,傳到了腦海裡…
『…妳…跟我很像呢…』
是誰?這裡還有別人嗎?
『為了所愛的人…不惜與之同歸於盡…』
同歸於盡?
指的是…我…和…夏樹?
我只想保護夏樹而已…
『無法得到回應的愛…不如將之灰飛煙滅…玉石俱焚…』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這樣做…
彷彿有東西緊緊扯住了五臟六腑,瞬間劇痛難忍,無法呼吸…
喘不過氣…好…好難過…
雙腿不聽使喚的軟癱跪倒,豆大的汗珠從額上滑下,視線開始一片霧茫茫。
朦朧中,一位容顏清麗的女子緩緩移動到了面前,與自己相同的緋紅雙眸,注視著自己…
悲悽的神情…
在她身後,如蛇般的尾巴正左右輕擺著…
『…徒留所愛苦苟活…不若同亡赴黃泉…』
她…為何在流淚…
忍著全身的劇痛,想開口,喉嚨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終有一天,妳會拋棄生命,捨去良知,只為了得到自己所愛…藤乃…靜留…』
 
「唔…唔…」
昏睡中的靜留,斷斷續續發出痛苦的呻吟,手緊緊抓著被子,冒出的冷汗已將瀏海溼成了一片片,緊貼在額上。
低頭坐在病床邊的黃髮少年,聽到了靜留的囈語,抬起頭一看…
緊皺的眉頭、憔悴的面容、全身幾乎不受控制的顫抖…
深怕狀況有惡化的跡象,黃髮少年深吸了一口氣,伸手輕觸靜留滿是汗水的額頭。
滾燙的感覺傳到手中,黃髮少年像觸電似的快速縮回手。
「糟了!得趕緊找醫生來!」
黃髮少年慌張的起身要去護理站,卻被一個輕柔、虛弱且略帶乾澀的聲音給拉住了腳步。
少年回過了頭,緋紅雙眸已經微微睜開,迷濛中帶著一絲疑惑。
「…你是…楯祐一…同學…嗎…」體力不濟而且還在發燒中的靜留,吃力吐出了間斷不連續的句子。
「是…是的,會長…」從未看過如此虛弱不堪的靜留,祐一講話顯得有些結巴,完全沒想過她為何可以在發燒的時候,還能知道自己的名字。
「…這裡是…」
「會長…妳今天下午…突然在醫院大廳暈倒…我…剛好…到醫院看詩帆…」
記得在昏厥前,模糊中只看到熟悉的橘黃色制服,和祐一顯眼的黃色短髮…
原來那就是到醫院探病的祐一,是他及時對自己伸出了援手。
靜留微微一笑,「…謝謝你…」
「不…沒…沒什麼…」
「…剛才…楯同學…為何這麼急著…想要出去…」
再度深吸了口氣,祐一一開口就是道歉。
「會長…對不起,剛才我…冒昧的摸了下妳的額頭…」
「…嗯…?」完全不知情的靜留,有些不明所以。
「因為…剛才會長昏迷的時候,發出了很痛苦的聲音,我就…摸了下會長的額頭,發現會長妳發燒了…」
「…原來…是這樣…」真是個老實的人,靜留這麼想著,「…楯同學…不必介意…」
「不…是我太失禮了…」祐一又再度道歉。
微瞇起的緋紅帶著微笑,藏著的是對方才夢境的回憶。
 
應該是…自己正在夢境中掙扎的時候吧…
痛楚不只表面…內心都像被揪起似的…
哭泣的女子…有種好熟悉的感覺…
 
「…這裡…」收回了思緒,靜留稍微環視了一下四周,輕聲的問:「…應該是…單人病房吧…」
「是…是的。」
「…我記得…病床上頭…應該都有…緊急通話鈴…」
祐一抬頭往床頭的方向看去,果真在上頭嵌著一個紅色的緊急通話鈴。
『我剛才竟然都沒注意到,真是的…害我在會長面前出糗。』
祐一心裡頭不停的抱怨自己,伸手按下了緊急通話鈴。
〝護理站您好。〞
〝我是21病房病患的朋友,病患發高燒,麻煩醫生過來一趟。〞
〝好的,我們馬上通知21房病患的主治醫生。〞
和護理站通話完,祐一稍微鬆了口氣,在病床旁的椅子坐下,想到了個問題。
「會長…妳怎麼會知道…病房裡有緊急通話鈴?」
祐一記得詩帆的病房是三人一間,那裡並沒有緊急通話鈴的設置。只有單人病房中,有設置專用的緊急通話鈴,可以馬上聯絡到護理站。
一般來說,病患並不會特地要求住到單人病房,單人病房的費用等於是三人病房的兩倍,對某些病患家屬來說,他們負擔不起。
方才靜留在環視四周的時候,也並未刻意的往病床上方看,祐一好奇她為何會那麼清楚單人病房內的設置。
歛起了原先帶著的微笑,緋紅的眸望向上方雪白的天花板,「…在這之前…我就…已經看過了…」
「啊?」祐一聽得一頭霧水。
「…夏…玖我同學…她也住單人病房…」
「什麼?玖我也住院了?」雖然之前曾經因為夏樹重感冒,被舞衣一群人拉去她住處探望過她,祐一還是有點不敢相信那麼兇悍的人也需要住院,鐵定是發生了嚴重的事,「那…她為什麼會住院?難道是車禍嗎?」
天天飆車趕在打鐘前到校的人,祐一會想到的原因自然就是這個。不過…這話要是給夏樹聽到,她大概會想把他抓來狠揍一頓出氣。
「…玖我是受了點傷…但是原因我不清楚…」不想讓祐一知道得太多,靜留選擇語帶保留,「…楯同學…我想請你幫我幾個忙…」
「什麼忙?」
「…替我和玖我買些換洗衣物和吃食…記得帶些美乃滋…我的制服外套口袋有錢…」
「好,包在我身上。」
「…不要讓玖我知道…我住院的事情…」
「好,我不會讓她知道的。」
「…直到我出院前…我的行蹤…請你不要對任何人說…」
祐一雖對後面兩項有些疑惑,依舊應道:「我答應妳,會長,我不會說出去的。」
「…麻煩你了…楯同學…」
靜留相信以祐一的個性,只要是答應的事情都會一一做到,雖然目前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她還是勉力對他露出了一貫的微笑。
〝叩叩!!〞病房外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
門打開了,一位戴著無框眼鏡、長相斯文的男子和護士走進病房。
「妳好,我是主治醫生小野,」小野醫生先對靜留禮貌性的自我介紹,接著望向坐在床邊的祐一,「病人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哦!我剛剛摸了下會長的額頭,她好像有發燒。」
「好的,我來替病人檢查一下,」小野醫生先伸手摸了下靜留的額頭,回頭吩咐一旁的護士,「替病人量體溫和血壓,準備退燒針。」
「時間也不早了,」祐一起身,拿起自己的書包,對躺在病床上的靜留一鞠躬,「那麼…會長,我先去看詩帆。換洗衣物和吃食,我晚點會替妳送來。」
「…麻煩你了…楯同學…」靜留輕輕的點頭示意。
祐一走到沙發邊,順手拿起靜留的制服外套,從口袋中找到了些現金,雖然不多,但要買兩人的衣物和吃食也綽綽有餘。
雖然想跟靜留說不需要她拿錢,不過祐一認為自己和她可說毫無交情可言的情況下,她不可能會答應。所以,他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不過,外套上的血漬,免不了吸引住祐一的目光。
靜留昏厥的當時,祐一手忙腳亂的把她抱到急診部急救,根本沒時間去留意。
『…會長的外套上怎麼會有血…』
祐一看著那件染血的制服外套,總是有些怪怪的感覺。
正在接受醫生檢查的靜留,雖然發著燒,精神有些恍惚,緋紅雙眸依舊犀利的注意到專注看著自己制服外套的祐一。
前晚自己在急診部守著夏樹的時候,制服外套上大片鮮紅的血漬早引起不少人注意,現在祐一的模樣,跟前晚那些人的反應是如出一轍的。
唯一的差別,就是祐一沒像那些人一樣,三姑六婆的在自己背後說長論短。
 
…在風華學園的師生眼中,我是品學兼優同時人緣絕佳的學生會長…
…在其他人的眼中,我不過就是可以供人談論的話題而已…
…頭銜…膚淺的東西…
 
「…楯同學…有問題嗎…」
祐一回過神來,趕忙放下了手中的制服外套,「不,沒什麼問題。」
「…那…麻煩楯同學了…」
「沒問題,會長請好好休息,我晚點再過來。」祐一再度對靜留鞠了個躬,帶上了門,離開病房。
量完了體溫和血壓,護士將資料紀錄好,小野醫生接過護士遞來的注射針,用酒精棉花在靜留的左手臂上稍微消毒了一下,替她注射了退燒針。
靜留並不會怕打針,但在注射的過程中,她始終都是微閉著雙眼,不去注視刺入手臂的針頭。
 
可以不畏懼的拿起武器…卻害怕看打針的過程…
一切…都只是自欺欺人吧…
可笑啊…藤乃靜留…
 
「我已經替妳注射了退燒針,記得要好好休息,」小野醫生正將注射過的針頭蓋上套子,放進自己的白袍口袋中,「妳因為前晚的輸血,體力沒有完全恢復,加上沒有適度補充營養,抵抗力很差,血壓有些過低。所以,妳暫時要在醫院裡觀察一段時間。」
「…我明白…一切就麻煩小野醫生了…」
「不用客氣,對於病人,我都希望他們能更注意自己的身體。」小野醫生推了下鼻樑上的眼鏡,書卷氣的臉龐勾勒出一絲微笑,「而妳…更不能倒,畢竟還有個人需要妳的照顧,不是嗎?」
和上杉醫生同樣的話,靜留想起了同樣在病榻中的夏樹,緋紅的眸中,隱藏著不為外人所見的…
紊亂如麻的思緒…
「…是的…」悠悠的聲音,如同午後陽光般的輕柔。
 
…我…想要…保護夏樹…
 
「那妳更要好好休養了,」小野醫生離去前,再次對靜留說:「睡一覺吧。有任何不舒服,就按緊急通話鈴,我會盡快過來的。」
「…好的…小野醫生…謝謝你…」
小野醫生和護士離開病房沒多久,靜留因為退燒針的效力,再度昏沉沉的睡去…
 
相同的夢境…那個令人恐懼的黑暗…
被自己稱為〝無盡之地〞的血腥之處…
妳…再度出現了…
清麗的容顏、哀傷的雙眸…
走近前…我想問妳…
妳…為何要流淚…
『得不到回應的愛…很痛苦…』
這是妳流淚的理由嗎…我明白…
伸手…輕輕抹去妳臉上的淚痕…
冰冷的頰…溫熱的淚…
『妳…跟我…真的很像…』
我跟妳…很像…?也許是…也許不是…
『為什麼…?』
我不會讓所愛的人死去…我會保護她…
『我不明白…』
有天…妳會明白的…
愛一個人…就算…得不到任何回應…
愛她、守護她…這樣的心…也是不會動搖的…
一切…都是心甘情願…
『就算…要犧牲自己…妳…也會這樣做嗎…』
就在我…接觸到湛藍下的碧綠時…
我便沒有猶疑…
『…我已經…沒有機會了…』
與我相同的緋紅…又流淚了…
再度拭去妳的淚…想告訴妳…
我不會…阻止妳對所愛之人流淚…
但…妳不能阻止我…去保護我所愛的人…
我知道…妳想讓我和妳一樣…一同跌入永遠走不出的輪迴…
『妳知道…我想這麼做…?』
妳說過…我跟妳很像…
所以…我知道妳對我的憐憫…
可是…我不會重蹈妳的覆轍…
『我有預感…妳終究會為了所愛之人…殘忍的殺戮…』
是嗎…
若真如此…就讓那些污血…濺到我的身軀上吧…
只要…能保護…我所愛的人…
所有的罪惡…我會一人承擔…
我並不在乎…自己能否上天堂…
失去了所愛的人…就算身處天堂…也彷若置身地獄…
『我期待著…妳為了所愛之人…染血之日的來臨…』
妳會看到的…
會的…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