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同人、COSPLAY、文字創作以及隨筆記事。
  • 117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HiME同人】愁城逆襲〈第一回‧血色夜影〉

來到了樹林入口,夏樹卸下安全帽,仰起頭,任深夜的風吹打在臉上。
湛藍的長髮迎風揚起。
輕閉雙眼,夏樹真希望現在就有一個人來告訴她,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好讓自己從混亂的思緒中清醒過來。
不過,那都是自己自欺欺人的一廂情願。
勉強整理好思緒,夏樹將手中的安全帽往機車上頭一擱,深吸一口氣,走進樹林。
 
樹林裡,奈緒站在茱莉亞上頭,遙見從樹林入口處,隱約可見一個修長的影子緩緩走進來。
等到影子的主人走到了自己面前,奈緒發出了輕蔑的話語。
「唉呀…我說舞衣怎麼可能會突然被救走呢?原來是妳這隻四處流浪的笨狗來攪和,」奈緒舔了下手中鮮紅的爪尖,對站在下頭的夏樹一臉不屑,「怎麼?找不到可以啃的骨頭?我這裡可沒這種東西。」
若是平日,夏樹早就沉不住氣,跟她『蜘蛛女』、『笨狗』的妳一言我一語大吵起來。可是這回,她只靜靜聽著奈緒對她的挑釁,緊皺的眉頭下有著莫名的怒火。
不過,那不是因為奈緒的挑釁言語…
「奈緒,妳該住手了!!」夏樹低沉但有力的聲音迴盪在樹林中,她繼續反問奈緒,「這麼做,對妳究竟有什麼好處?」
「好處?哈哈哈哈哈哈~~~」奈緒手捂著包覆著紗布的左眼,放聲大笑起來,笑聲裡帶著極度的怨忿,沒有被紗布蓋住的右眼,碧綠卻被濃厚的復仇意念遮蔽,惡狠狠的瞪著有著相同眼眸的夏樹,放聲吼道:「妳們把我的臉變成這樣,又有什麼好處!?」
原本秀麗可人的面容,瞬間卻變得猙獰可怖。
夏樹隱約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不動聲色的移動腳步往後退了些,雙手微微握拳。
「我要妳們付出代價!!朱莉亞!!」
聽到奈緒的命令,朱莉亞頂著尾端的長角向上竄起,接著就往夏樹面前俯衝下去。
夏樹早料到奈緒的心思,一個後翻閃躲過茱莉亞俯衝而下的長角。
「奈緒妳這混蛋蜘蛛女…這是妳逼我的,」夏樹低聲咒罵,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雙手緊緊的握著拳,「那我也對妳不客氣了…迪藍!!」
四周一片沉寂。
「…!?」夏樹不敢相信的看看雙手,手掌上並沒有感受到應有的寒冷氣息,沒有自己熟悉的雙槍出現。
『怎…怎麼回事…?』
還在困惑著的夏樹,絲毫沒注意到站在茱莉亞上方,面帶復仇邪笑的奈緒,早已注意到自己的一個閃神,防禦已出現了致命的空檔。
「好機會!!茱莉亞!!」
奈緒趁勢再度呼喚朱莉亞,以比先前還要更快的速度,銳利的長角由上而下直逼夏樹。
直到巨大陰影籠罩到夏樹的頭頂上,夏樹才猛然回過神,就在長角刺向自己的同時,本能的反身向一旁翻過去,在地上滾了好幾圈,躲掉了攻擊。
雖然反應還不算慢,朱莉亞的長角還是頂到了夏樹的右腹,厚重的重機車裝被硬生生的劃破,現出一道長長的傷口。
夏樹捂著腰際正想起身,暈眩感襲來,腳步一個不穩,踉踉蹌蹌的撞到身後的樹幹。低頭看看全身沾滿塵土的自己,再張開捂著傷處的手,淺灰的手套上,染了大半的血紅。
『我還真是有夠狼狽的…』夏樹尷尬的笑著,這樣她似乎不能跟舞衣交代了呢…虧自己方才還自信滿滿的答應舞衣…
如果不是因為…無法召喚出迪藍的話…
夏樹想知道的是…曾幾何時,她已經無法跟自己的子獸─迪藍相互回應了?
『…迪藍…你為什麼不回應我的呼喚…』
『…回應我啊…迪藍…快回應我…』
 
無法召喚迪藍,是不是代表自己已經喪失戰鬥力了…
是不是…就不能利用HiME的力量,去做我一直想要做的事?
 
「召喚不出迪藍了啊…笨狗…」奈緒站在茱莉亞的上方,見到了因為無法召喚迪藍而面露疑惑和不甘表情的夏樹,嘲諷的說:「或是…該改口叫妳〝喪家之犬〞呢?哈哈哈哈哈哈~」
夏樹咬咬牙,一手支撐著樹幹站了起來,「可惡…妳這冷血的傢伙…」
紅色的液體,從手套滴落在地。
「…喪家之犬,要是妳之後都無法把迪藍召喚出來,那妳活在這世界上又有什麼意思呢?」
奈緒刺激性的話語,重重打在夏樹開始有些猶疑的決心。
 
是啊…沒辦法召喚迪藍,很多事…都不能做了…
可是,在知道自己擁有HiME的力量之前,我不就已經開始了?
 
『…玖我夏樹!腦袋清醒一點!』夏樹在心裡頭狠狠的把自己罵一頓,『…開玩笑…妳怎麼能被這隻臭蜘蛛的話給影響…』
「囉…囉唆!!」夏樹忍不住的吼回去,「我…我一定要阻止妳…」
這一吼,讓夏樹原本已經有些暈眩的腦袋更加不清楚了。腿一軟,跌坐在盤根錯節的樹根上。
「唉呀呀…看看妳現在這副落魄的樣子…」奈緒頓了一頓,然後用極度嘲諷又毫無情感的語氣回道:「真‧叫‧人‧心‧疼‧呢!」
夏樹只覺得奈緒的口氣很噁心。
『妳這幸災樂禍的蜘蛛女…也不想想是誰害我變成這樣…唔!好痛!』右腹上一陣劇烈的痛楚,打斷了夏樹原本的思緒。
夏樹再度張開捂住傷口的手,手套已被染紅,劃破的地方也已經一片血紅,地上還可見到緩緩流下尚未乾涸的血跡。
『難道我就要這樣死在這裡嗎…』
怒視站在茱莉亞上頭的奈緒,夏樹的眼神中燃燒起彷彿要將她灰飛煙滅的烈燄,碧綠的瞳眸逐漸轉為憤怒的暗綠。
 
我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呢…
就這樣死在這隻臭蜘蛛手上,真是太不甘心了…
 
「鬥敗的笨狗,看了真是讓人不舒服…」知道夏樹已經沒辦法拿她怎麼樣,奈緒極盡能事的以話語羞辱她,「就讓我…幫妳毫無痛苦的結束這段荒謬人生吧。朱莉亞!!」
回應著奈緒的命令,朱莉亞的胸口快速伸出絲線,一前一後的朝夏樹衝去。因為身上的傷,夏樹連閃躲的體力都使不出來,就這樣被絲線牢牢的綑住手腳,吊在茱莉亞的細長肢體上。
被絲線密密麻麻的蓋在身上,夏樹雖然已經居下風,仍忍著傷口傳來的陣陣痛楚和逐漸暈眩的意識,對著罪魁禍首開罵,「妳…妳這死蜘蛛…我要是…能活著走出去…一…一定要妳好看…」
「妳想我有可能讓妳〝活著〞走出去嗎?笨狗。」
夏樹聽出奈緒話中有話,「死蜘蛛…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笨狗就是笨狗,那我就好心一點告訴妳吧。」俯下身,奈緒對受重傷屈居下風的夏樹,刻意放輕了聲音說:「襲擊鴇羽舞衣,不過是第一步。殺了妳,才是我的目的。」
心一震,夏樹突然想到了史密斯那深沉、有城府的笑容…
 
我…我竟然中計了…
 
「…妳…妳這混蛋…」夏樹咬緊著下嘴唇,血絲滲了出來,「…我…不會放…放過妳的…」
「哦?那還真是有意思,」奈緒瞟了夏樹一眼,摸了摸左眼上蓋著的紗布,惡狠狠的低聲說:「告訴妳,我不但要殺了妳,連我失去美麗容貌的羞辱,我也會一併還給妳,玖‧我‧夏‧樹!!」
夏樹硬撐著昏昏欲睡的眼皮,勉強抬起頭來望向奈緒,剎那間,她怔住了…
那語氣、那神情…和自己竟是如此相像…
 
原來…
兩個字可以讓一個人變得無情、變得冷血、變得殘暴…
兩個字,就可以是完全天差地遠的兩種人…
就連自己也這麼令人厭惡…
 
傷口依舊不斷的滲血,血液緩慢的、一滴一滴的,沿著絲線滴落在身影下。
『…這就是…所謂的報應吧…』
夏樹像是覺悟似的啞然失笑,若不是傷口不斷傳來猛烈的刺痛,只怕現在也早就不省人事了。
「下地獄吧!!玖我夏樹!!」
奈緒的利爪向前一伸,數條紅色絲線從鮮紅爪尖射出,逼近下方無力抵抗的夏樹…
 
朱莉亞開始強烈的晃動起來,發出痛苦似的低鳴聲。
「朱莉亞,怎麼了?」奈緒收回了爪尖射出的絲線,回頭望向茱莉亞,它正強烈的左右搖晃著,像是要甩掉某樣東西。
就在奈緒回頭的瞬間…
〝咻~!!〞
紅色刀影從林內暗處飛快射出,掠過緊纏在夏樹身上的絲線,所掠之處絲線隨即斷裂。
在夏樹摔落地面的瞬間,亞麻色的身影快速衝來,毫不費力的將她穩穩接住。
強烈晃動著的茱莉亞,突地直起身子,尾端的長角猛然朝下刺去。
亞麻色的身影,不慌不忙舉起手中的武器,往上方一揮、一轉,劃出一道漂亮的紅色弧線,再輕輕一抽,在手中靈巧的轉了一圈,俐落的收回。
〝喀嚓!!〞
細長肢體以及長角,隨著紅色弧線的消逝,全都應聲斷成兩截。茱莉亞失去了支撐,只剩下被斬斷長角的身子,跟著斷掉的半截長角,重重的掉落地面。
〝碰乓~!!〞
亞麻色的身影緊抱著半昏迷的夏樹,俐落的閃過茱莉亞被斬斷的長角和激起的煙塵,來到了樹下,小心將她放了下來,讓她的身子靠到了樹幹上。
「夏樹?夏樹?」帶著京都腔的聲音,試著喚醒夏樹。
「唔…」聽到了熟悉的語調,原本意識有些不清的夏樹,勉強睜開了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米黃色的制服外套、亞麻色的長髮、以及溫柔的緋紅眼眸…
「…靜…靜留…!?」
「我來晚了,夏樹,」靜留見到夏樹右腹上那道長長的傷痕,還在不斷的滲血,不禁瞇起了眼睛,「妳傷得好嚴重…」
「沒…沒啥大不了的…」
「啊啦啊啦~都快失去意識了,還這麼倔強啊…」
「…我…我才沒…」話還沒說完,靜留就出其不意在夏樹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夏樹只覺得自己的臉現在一定像個熟透的番茄。
「受傷別說太多話,妳在這裡好好休息,」靜留的語氣像是在哄一個稚氣的孩子,她溫和的說:「我很快就好了。」
說完,靜留站起身,朝方才被毀得一片狼籍的茱莉亞的方向走去。
「靜…靜留…等等…」
彷彿沒聽到夏樹的喚聲,靜留只自顧向前走著。
夏樹沒看到的,是她從溫柔變為冷冽的赤瞳,燃起了顫慄莫名的炙燄…
 
奈緒因為朱莉亞的毀壞,開始慌亂了起來。
究竟是誰,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朱莉亞砍到半毀狀態?
「不~!!朱莉亞~!!到底是誰!?是誰!?給我出來!!」奈緒雙手環著朱莉亞長角被斬斷的地方,歇斯底里的大聲吼道。
不遠處,靜留以沉穩的步伐朝奈緒走來。
「原來對夏樹如此熱情招待的人是妳,結城奈緒…」靜留緩緩的吐出這幾個字,語氣不疾不徐,卻帶著令人顫慄的氣息。
緋紅的溫柔雙眸,瞬間轉變為殺意的闇紅。
原本被濃厚復仇意念蒙蔽了人性,意欲先後致舞衣及夏樹於死地、毫不留情的奈緒,背棘上竟不禁升起了一陣寒意。
奈緒開始打量著眼前的人。米黃色的制服外套,明顯跟學園的學生完全不同,似乎代表著另一個身份…
「妳…妳是…學生會的會長?」奈緒終於想起,那是學生會長的標準制服,「妳怎麼會來這裡…?妳應該…」
看來儀態優雅、從容不迫的學生會長,為什麼會來到這裡?茱莉亞的半毀,難道就是她造成的?
更令奈緒感到恐懼的,是靜留那讓人不寒而慄的肅殺之氣。
「妳說呢?」靜留話中有話的微微一笑,「讓我好好回敬妳剛才對夏樹的招待吧。」
烏雲開始聚集在樹林的上方,天空霎時風雲變色,緊接著一道道的閃電,以不及掩耳之勢直落在靜留的四周。
隨著烏雲散去、閃電消逝之後,一把如血般艷紅的薙刀,出現在靜留手中。
奈緒傻住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沒等奈緒回神,靜留舉起薙刀,舞出了兩道血紅色的弧線,輕聲喚道:「清姬!」
話音剛落,從靜留的身後竄出一個龐大身軀,六個蛇頭分別頂著金黃銳利的雙眼,吐著舌信,發出〝嘶嘶~!!〞的詭異聲響,在她身後上下左右的扭動著。
靜留將手中的薙刀向前一指,六個蛇頭一前一後快速往僅剩下半截長角的茱莉亞的身子伸去,緊緊將朱莉亞包覆住。
只要蛇頭再輕輕一勒,朱莉亞就會立刻成為碎片,在綠色火燄中化為點點螢光…
奈緒開始慌了。
「不~朱莉亞~住手!!快住手!!」早就失去先前亟欲復仇的凶狠模樣,奈緒嘶聲喊著。
 
一旦朱莉亞消失,自己HiME的力量也會跟著消失,而病榻中的媽媽…
 
痛苦的抱著頭,奈緒已不敢繼續再想下去。
「真是抱歉,清姬的出手有點重…」靜留用〝這不是我能控制〞的語氣笑著說。
奈緒咬緊牙根,用憤恨的眼神看著靜留,許久…
「可惡!!」手一伸,利爪上射出紅色絲線,奈緒將隱忍的情緒都發洩到靜留身上,開始對她展開反擊。
靜留面不改色的舞動著薙刀,劃斷攻向她的絲線,輕盈閃過奈緒每段看似凌厲的攻勢。
奈緒情緒性的反擊,根本對沉著的靜留無法構成威脅。
 
夏樹坐在樹下,雖然意識不怎麼清楚,卻也將剛才發生的一切全納入眼底。
『靜…靜留…妳…也是HiME…』
完全不知情的夏樹,直到此時才知道靜留身為HiME的事實。真不知道該說是靜留隱瞞得太天衣無縫,還是她反應實在鈍到不行。
看到驚慌失措到無法控制自己的奈緒,夏樹的心中百感交集。
 
她跟我好像…
被復仇意念蒙蔽的心…
不信任人類的意念…
 
「快住手…靜留…」夏樹強忍著右腹的陣陣痛楚,開口對靜留喊道。
聽到夏樹虛弱的喊聲,靜留的表情微微一變,隨即又恢復到原先令人顫慄的面容。
如同靜留闇紅雙眼中隱含的冷冽,她不會放過傷害夏樹的人…
因為無法傷到靜留分毫,奈緒不得不停止了攻擊,彎著身不停喘氣。
「妳剛剛對夏樹的熱情招待,我擔待不起,所以…」靜留再度舉起了薙刀,平穩的話語中帶著凜冽殺氣,「我只好把朱莉亞當作回禮了。」
「不~!!不要~!!朱莉亞~!!朱莉亞~!!」
無視奈緒的絕望嘶喊,靜留將手中的薙刀往前一揮,又一聲輕喚:「清姬!」
包覆住朱莉亞的六顆蛇頭,開始繼續扭動著細長的脖子,纏繞得更緊實。
〝啪~!!〞
清脆的聲響,朱莉亞僅剩的身子散為碎片,在一瞬間燃燒起翠綠的火燄。火燄中,碎片化為了點點螢光,隨著深夜的微風飄散在樹林裡。
奈緒手上的利爪,也隨著朱莉亞的毀壞,化為了螢光。
看著碎片化成的螢光,驚恐的奈緒整個人已癱坐在地,不能言語。
「怎…怎麼會這樣…」奈緒絕望的抬頭望著夜空,喃喃自語說著同樣的話,「媽媽…媽媽…」
眼淚滑過了雙頰,奈緒知道她失去了媽媽,那個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人…
 
「奈…奈緒…」
夏樹眼見被清姬毀壞而化為螢光的子獸茱莉亞,癱坐在地、絕望流淚的奈緒,心中竟掃過一絲不忍。
雖然設下圈套讓她變得如此狼狽的人是奈緒,但現在夏樹的心中卻已經對她沒有絲毫的恨意,也不想再去追究。
 
奈緒她並不壞的…
她不過是為了重要的人…一時被矇蔽了理性…
只因為她身為HiME…這個令人喘不過氣的身分…
 
「最後…」靜留回過頭,面對著已失神的奈緒,緩緩舉起了薙刀,「我就把傷害夏樹的痛,也一併還給妳吧。結城奈緒…」
奈緒只是茫然的抬頭望著天空流淚。
眼見靜留的薙刀即將劈下,夏樹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掙扎著起身,一步步踉蹌的朝她走去。
「住…住手…靜留…」
聽到夏樹的聲音,靜留暫停了薙刀的動作。
回過頭,夏樹蒼白著臉,左手緊緊捂著右腹還不斷滴著血的傷口,站在靜留的後方,大口喘著氣說:「…靜留…奈…奈緒她…」
話沒說完,夏樹眼前一黑,雙腿一軟向前倒下,靜留忙不迭的上前抱住她。
「奈緒她…她已經失…失去了茱莉亞…」夏樹硬撐著愈來愈不清的意識,斷斷續續的說:「她已經…不可能再…再去傷害…任何人了…」
「夏樹…」
「放…放過她吧…」
靜留手中的薙刀,在未散盡的螢光下,閃出黯淡的紅。
『夏樹…妳總是裝得什麼都不在乎,但是…妳比任何人都善良…』
心中輕聲的嘆息著,靜留閉上了眼睛。
 
夏樹…看到現在的妳…
我不能原諒奈緒…不能…
 
「…夏樹,妳知道嗎?」靜留睜開眼,緋紅的瞳望著已逐漸失焦的碧綠的眸,一字一句的說:「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是為了妳,我都會不惜一切的。」
「靜…靜留…?」
緋紅的眼再度溢滿令人顫慄的寒冽,靜留舉起手中的薙刀。
夏樹吃力的伸出手,想要阻止靜留,卻抵不過因失血造成的體力流失,很快在她懷中昏睡過去。
「對不起…夏樹…」靜留輕聲的說著,再度閉上雙眼,一手毫不留情的揮出薙刀。
〝咻~!!〞
挾帶著凜冽殺氣的聲響,再度劃破了寂靜的深夜…
林中被美麗的弧線染紅,襯托著夜空中依舊清朗的明月…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