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同人、COSPLAY、文字創作以及隨筆記事。
  • 117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HiME同人】愁城逆襲〈序回‧闇之陰謀〉

路旁的草叢中,閃著點點的螢光。
一閃一耀,一閃一耀…
 
女孩心中突然一驚,衝到了路旁,她的表情,是極為慌亂的。
螢光因為女孩的動作,在下一瞬間全部飛散開來,在幽暗的樹林裡頭,那微弱的光芒格外顯得耀眼。
眼睜睜的看著螢光飛散在樹林四周,女孩怔怔的抬頭望著,接著低下了頭,轉身繼續往前走。
淚,順著兩頰流了下來。
女孩,失去了自己唯一的親人。
『巧海…巧海…』
腦海中不斷的徘徊著這個名字,女孩的步伐愈加的緩慢、沉重。
她只覺得自己快要…失去自己的靈魂。
如果沒有了重要的人,自己完全失去了生存的重心。
 
樹上,有雙異樣的綠色眼眸,正由上而下,盯著失神走過的女孩。隱藏其中的詭譎、銳利,像是盯上了一頭獵物。
摸了摸敷蓋著紗布的左眼,拂了下自己火紅的短髮,笑了。
「鴇羽舞衣…」輕聲念著失神的女孩的名字,語氣隱含著濃濃的恨意,「就是妳,我的誘餌…」
由樹上一躍而下,擋在舞衣的面前。
舞衣抬起頭看著眼前的人,渙散的眼神並沒有變,「結城…奈緒…」
「這是怎麼了啊…向來那麼活潑、有活力的舞衣…」奈緒的臉緩緩靠近舞衣,嘲諷的說:「…現在成了這副落魄樣啊…」
舞衣不回答,也並不想回答,別過頭去,環抱著自己,緊緊的抓著雙臂。
「…對不起…我要走了…」舞衣從奈緒的身旁繞過,卻又再度被她伸手攔住。
「…走?…妳想走到哪去…?」
「…我不知道…」
現在的舞衣,連下一步該怎麼走,自己也是一片空白、一片茫然。
聽到舞衣等於沒回答的回答,奈緒卻笑了起來。
那笑中,帶著戲謔、帶著一絲絲令人害怕的恐懼。
「…是這樣啊…」奈緒托著腮,裝做很仔細的思考著,隨即面帶笑容的對舞衣說:「…那我告訴妳…該走到哪吧…」
舞衣沒有望見奈緒笑容底下的目的,只是用略帶疑惑的眼神看著她。
 
…我已經沒有地方去了…妳又怎麼可能知道我該往哪去…
 
「…妳要去的地方…就是…」奈緒刻意頓了一下,接著伸手一舉,「無止境的黑暗!!茱莉亞!!」
伴隨手中出現的微光散去,奈緒的雙手出現了墨綠色帶著鮮紅爪尖的利爪,那專屬於她的武具。
聲音方止,茱莉亞─屬於結城奈緒的子獸,緩慢張開細長的八肢,挺著尖銳的長角和深綠色的高大身軀,矗立在她身後。
奈緒彷彿很疼愛似的撫摸著茱莉亞的長角,茱莉亞也像是感受到了似的,頭頂的眼睛持續亮著紅色的光芒。
見到奈緒的子獸,舞衣臉上掃過的竟是一臉的安心。她不打算召喚自己的子獸,更不打算逃跑。
 
…如果這樣就能見到巧海,那未嘗不是一條可以走的路…
 
厭倦了自己身為HiME,這樣一個沉重的包袱。
 
…巧海…是姊姊害了你…等我…我馬上就去陪你…
 
「…看妳這麼痛苦,我於心不忍哪…」奈緒背對著舔了下手中的利爪,猛的一回頭,爪子對著眼前面露絕望神情的舞衣,說:「…就讓我…帶妳去那個沒有痛苦的地方吧…」
舞衣臉上顯出了疲憊的笑容,「…如果是這樣…就帶我去吧…」
說完,舞衣閉上了眼睛…
 
…我終於…可以擺脫這個包袱了…巧海…
 
『…真不像妳啊…不過,這倒讓我省事多了…』
奈緒露出了勝利的笑意,決定不讓茱莉亞行動。她的眼神瞬間化為怨恨和憤怒,鮮紅的爪尖不留情的朝舞衣揮去。
 


「奈緒!!妳想對舞衣做什麼!?」
舞衣尚未回過神,一雙有力的手臂把她強硬的抱起,向後一躍閃過奈緒的利爪,回頭奔出樹林,直到大路上停著的深藍色重機車邊,這才把她放下來。
「妳這大笨蛋!!為什麼不把迦具土叫出來!?」略為低沉又有點磁性的嗓音,開始責備起舞衣。
稍微回過神的舞衣,這時才微微抬頭看清了救她的人。
卸下了戴著的安全帽,湛藍的長髮傾洩而下,身上穿著連身的黑色重機車裝,一雙碧綠清澈的瞳眸,一手叉著腰,正有些生氣的看著自己。
聽到了她對自己的責備,舞衣低著頭更是止不住的流淚。
「妳不要光顧著哭,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原因!?」
「夏樹…妳為什麼要救我…」雙腿無力的跪坐在地,舞衣啜泣著說:「…讓我去找巧海…只要能找到他…我…我什麼願意…」
夏樹被舞衣這番消極的話給堵住了嘴巴。
 
這…真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總是活力十足、有點囉嗦的鴇羽舞衣嗎?
她變了,變得無助、變得脆弱…
 
「…不要傻了,舞衣,那不是妳…不是妳的作風…」
夏樹說到一半,就再也說不下去了。自己從來都不懂得怎麼去安慰人,尤其是本性實非如此的舞衣。
「玖我同學,鴇羽同學,妳們怎麼在這裡?」
一個男性的聲音從舞衣背後傳來。
純黑的制服上滾著紅色鑲邊,高挑、帥氣,又不時露出那種會迷死學園所有女生的笑容…
『原來是你…神崎黎人…這時候你來這幹嘛…』夏樹別過頭,一臉不屑的表情,但隨即又想到:『…等等…我可以這樣做啊…』
正在煩惱的夏樹,在見到黎人之後,心中立刻有了主意。
「神崎黎人,你來得正好,」夏樹伸手將傷心過度而無力站起的舞衣一把拉起來,推到黎人的懷裡,「把她給我安全的帶回宿舍去,要是出什麼差錯的話,我保證你馬上就不能用你這張自認帥氣的臉去騙人!」
『…要拜託人就不能客氣一點嗎…』黎人輕輕抱著舞衣,心中不禁苦笑著,「…沒有問題,玖我同學,我會安全把鴇羽同學送回宿舍才離開。」
「還有!」夏樹指著黎人的鼻子,不客氣的說:「你可不准對舞衣做什麼事情!」
『…我看起來像是會做那種事的人嗎…』黎人心中相當的無奈。
若不是因為自己對舞衣頗有好感,只怕黎人還真不想接這燙手山芋。
不過,也只有玖我夏樹這個人,敢在學生會副會長神崎黎人面前用命令句跟他講話。
「…我知道了,我什麼都不會做的。」
「那你們趕快走吧。」
黎人輕輕搭住了舞衣的肩,扶著她緩緩的往宿舍方向走。
走了幾步,黎人突然回頭問道:「玖我同學,妳不走嗎?」
「我要給奈緒那個蜘蛛女一點教訓,」夏樹用一派〝沒啥大不了〞的口吻催促著他們,「反正你趕快把舞衣送回宿舍去就對了。」
一旁的舞衣沉默了一會兒,伸手抓住了夏樹戴著厚重手套的手。
隔著手套,夏樹都能清楚感覺到舞衣的顫抖和恐懼。
為了讓舞衣放心,黎人輕拍了下她的肩,鼓勵的說:「玖我同學這麼有自信,妳應該相信她啊!是不是呢?玖我同學?」
『你這討厭的傢伙總算說了句實在話…』夏樹將另一隻手放到舞衣緊握著的手上,「我沒問題的,不用擔心。」
「玖我同學都這麼說了,妳可以放心了,」黎人又拍了拍舞衣的肩膀,「走吧。鴇羽同學,我送妳回去。」
鬆開了緊握著的手,舞衣在黎人的攙扶下,慢慢離開了夏樹的視線範圍。
夏樹目送著他們離開,略為思索了一下,「…不行,我得去掩護他們,起碼要看到舞衣回到宿舍。」
主意既定,夏樹再度跨上機車,發動引擎,重新戴上安全帽。
〝轟!!〞
在風馳電擊的速度下,深藍色的重機車飛馳到大路,追上了前方的兩個身影。夏樹刻意放慢了機車的速度,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在不讓他們發覺的情況下緊跟在身後,往風華學園的方向去了。
夏樹沒留意到,在她的後方,一輛黑色轎車也正緊緊的跟在她身後…
 


為了不讓兩人發覺,夏樹的重機車沒有跟著兩人進入學園,而是直接進入了後山,在接近女生宿舍的樹林裡停了下來,巧妙的隱蔽在樹叢後,那位置可以清楚看到燈火通明的女生宿舍。
熄了火,車燈暗了下來。夏樹坐在機車上,雙手抱胸,靜靜的等待著。
約莫過了十分鐘的時間,夏樹看到了兩人的身影出現在通往宿舍的小徑上。
黎人將舞衣送到宿舍門口,跟她交談了幾句,見著她進入了宿舍,這才轉身離開。
至此,夏樹一直懸著的心才真正放了下來,重新發動了引擎,俐落的將機車掉過頭,準備回去方才的樹林找奈緒,好好算一下她襲擊舞衣這筆帳。
「請等一下,玖我小姐。」
夏樹的背後,傳來了一個語氣聽來相當客氣的男性聲音。
聽來不像是經常跟自己交易的情報販子山田,夏樹直覺認定這人來意不善。
「跟蹤人這麼有趣嗎?」夏樹再度把車掉轉方向,打開了車燈,強烈的燈光照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如果你不肯出來,就別怪我不客氣!」
雖然隔著全罩式安全帽,卻不難從語氣當中聽出,夏樹對跟蹤自己的這人有著強烈的不滿。就連跟自己熟到不行的山田,都不曾跟蹤過自己,他只拿錢辦事,才不會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傻事。
「不不不~我當然會出來的,」男性的聲音頓了一頓,「只是…能否請妳先熄掉車燈?」
「叫你出來就給我出來!」夏樹的火氣頓時上升,她命令道:「給你三秒鐘,否則別怪我去把你揪出來!」
「好好好~別生氣,我這就出來。」
樹後走出了一個金髮的外國男子,略胖的身材,一襲黑色的西裝,倒八眉配上小眼睛,加上一副架在鼻樑上的圓眼鏡,看來就讓人覺得這人一定工於心計。
「你是誰?為何要跟蹤我?」
「請容在下自我介紹,在下是西爾斯財團的約翰‧史密斯。」操著流利的日語,史密斯面露笑意的回答。
夏樹露出了冷笑,「西爾斯財團裡果然沒一個人是好東西。」
想要掠奪HiME和媛星的力量來造就下一個黃金時代的財團,在夏樹的眼中,它的存在就和害死媽媽的組織〝一番地〞沒有不同。
「這話可言重了,玖我小姐。」對夏樹的冷諷,史密斯依舊是面帶微笑。
「有事就快說,我還有急事要辦。」夏樹不停催動著油門,一副很不耐煩的表情。
史密斯的嘴角再度牽起一絲微笑,「我相信,關於妳媽媽玖我紗江子小姐的事情,絕對比妳現在要辦的急事還重要。」
一聽到媽媽的名字,夏樹全身的神經都緊繃起來。
「你說什麼!?」夏樹跳下車,上前揪起了史密斯的衣領,聲音有些顫抖,「有關於我媽媽的事情…是真的嗎!?」
「別急,我會慢慢的告訴妳,關於妳媽媽─玖我紗江子小姐的一切。不過…」眼前的人已然快失去耐性,史密斯的眼睛一瞇,推了下鼻樑上的眼鏡,「我這情報…可不能白白告訴妳…」
夏樹竭力讓自己快要爆發的情緒冷靜下來,雙手依舊緊揪著史密斯,犀利的碧綠雙眸看了他半晌,像是想到了什麼,壓沉聲音冷冷的問道:「你為何想要告訴我這些?說!!」
憑著敏銳的直覺,夏樹認定史密斯會這麼做是另有目的,否則為何要刻意跟蹤自己,甚至將媽媽的情報通通告訴她?
『真不愧是玖我博士的女兒…直覺很敏銳…』史密斯看著盛怒不已的夏樹,嘴角微微揚起,『就用這個情報…當作送妳上黃泉路的禮物吧…』
「呵呵~真不知道妳這話從何說起啊?玖我小姐。」收起方才的思緒,史密斯聳聳肩,接著雙手一攤,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妳有妳想要的情報,我當然也有我想要的情報,各取所需,這是很公平的,不是嗎?」
「哼!!」夏樹惡狠狠的將史密斯一把甩開,轉過身去,「你想知道什麼?」
「不難,只要拿深優‧葛莉亞的情報跟我交換,這筆交易就成立。」
「你憑什麼認為我會同意?」
「因為妳一定不會拒絕玖我紗江子小姐的一切情報。」
夏樹皺眉陷入了沉思,她的確亟欲獲得媽媽的一切情報,連自己都不容否認。
「這筆交易很划算,而且妳並不吃虧,玖我小姐。」史密斯又補上這麼一句,拋開生意人賺錢不能有欣喜之情的禁忌,城府深沉的笑容又掛在臉上。
「…你的情報最好有這種價值,」沉默了半晌,夏樹轉身卸下安全帽,語氣比先前略為和緩了些,「那我們就來完成這筆交易吧…」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