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CG同人、COSPLAY、文字創作以及隨筆記事。
  • 117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舞-乙HiME】瞑之果〈章三‧極限馳援〉

湛藍身影略側過身,平日總是沉穩冷靜的翠綠雙眸,此時卻不耐的望向辦公桌上的時鐘。 「…已經這個時間了嗎…」脫下身上的深藍色大衣擱在椅背後,轉過桌前的黑色辦公椅坐了下來,仰躺著輕閉雙眸,讓有些酸澀的眼睛得以休息,但心中的不安卻絲毫未獲得減緩,「…靜留,妳遲到好久哦…」 面對桌上堆砌如山的文件,自己其實早就漸漸失去了應有的耐心。按照往日的經驗,待審待批的文件如此多,就算加班弄到深夜恐怕也是處理不完。 為了能安心和靜留共度難得的午餐時刻,從她離開辦公室之後,就硬逼著自己在中午之前將它們通通審閱完畢,效率不知不覺中遠比平日高上許多。 要是早知道靜留會失約遲到的話,就不做這麼賣力了。 緩緩嘆口氣,稍稍偏過了頭,不知不覺望著置於辦公桌一隅的兩盞茶杯出了神。 眼前,彷彿出現了那總會適時為自己沏上一杯紅茶解勞的淡紫色身影… 耳畔,似乎也聽到了她獨特的溫柔腔調… 『夏樹辛苦了哦~先喝杯茶,休息一下吧~』 失約這種事,與靜留相識以來,就沒有在自己的記憶裡出現過。 從未讓自己枯等過一分一秒的靜留,總是會在自己回頭就能看到的地方,投以僅對自己流露出的、令人安心的微笑。 可是今天…到底怎麼了…不會是出事了吧…? 有些自嘲並帶著自我安慰地笑了出來,只是把批閱好的文件送去給瑪莉亞女士,然後回去做野餐的點心罷了,能出什麼事? 再說,她可是以優異成績畢業於加爾德羅貝學園,聰慧優雅的五柱之三─〝嬌嫣的紫水晶〞,靜留‧薇奧菈啊! 與自己做點心可以弄到廚房失火爆炸相較起來,這種意外狀況,在靜留身上發生的機率根本是零。 看來靜留若不是被瑪莉亞女士留下來多唸了幾句,就是又被一大群仰慕她的學生圍繞得水洩不通,畢竟現在可是午餐時間了… 自我安慰似乎是收到了效果,讓夏樹對於靜留遲到一事稍稍釋懷了些。伸手輕觸著茶杯,雖然茶水已經有些冷卻,但依然還有些餘溫。 好吧…既然靜留還沒回來… 只好…自己先喝杯茶等她吧… 坐直了身子,剛伸手將桌上一盞尚有六分滿的茶杯拿起時,一陣突如其來的莫名心悸讓夏樹瞬間分了神,手不自覺的一鬆… 〝匡啷!〞 伴隨清脆的碎裂聲響起,桌下霎時也出現大小不一的玻璃碎片和未喝盡的茶水。 湛藍長髮的身影完全呆愣在椅上,久久無法回神。 低頭看著張開的雙手,不知為何…竟然在微微的顫抖… 這是…怎麼回事… 是恍神嗎…還是… 看著地上散佈著的玻璃碎片和茶水,突然一股無法言喻的不安強烈地襲上心頭。 「…靜…留……?」毫無意識地,夏樹口中喃喃唸出了熟悉的音節。 〝鈴~!!〞 刺耳的電話鈴聲將夏樹由紊亂思緒中拉回,時間如此的剛好,難道說… 再也來不及考慮多餘的事情,也顧不上平時的禮節,夏樹一把抓起電話,無視於還在顫抖的手,大聲對電話那頭說道:「是我,發生什麼事了!?」 『啊…啊…那個,我有重要的事情必須向妳報告…』電話那邊的人顯然被夏樹的聲音嚇了一跳,講話也變得有點結結巴巴。 「…是陽子主任啊…」不知該失望還是慶幸,在夏樹大大的鬆口氣後,揉了揉皺得有些發疼的眉心,無精打采的問道:「什麼事情?」 『這個…』電話那頭的陽子欲言又止,口吻狀似猶豫,『…學園長,電話裡講不清楚,請妳現在來研究室一趟,事情有些緊急。』 「這樣啊…」雖然方才的事情讓夏樹的心情更加煩燥,但向來以公務為重的她還是立刻就站起身,一邊拿起擱在椅背上的深藍色長大衣,一邊對陽子說道:「好,我現在馬上過去。」 掛下電話,夏樹將一襲代表學園長身分的深藍色長大衣穿上,亮眼的湛藍長髮甩至身後,把自己的儀容整理完之後,她又再度俯視了桌下的殘局一眼。 「…沒事的,只是不小心打破杯子罷了…」夏樹忍不住搖了搖頭,告訴自己不要再亂加猜測,「…這邊等回來之後再收拾好了。」 繞過那已被茶水浸溼而慘不忍睹的地毯,湛藍色的身影打開辦公室大門,往研究室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夏樹雖然已經刻意在心裡提醒不要再多想,但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始終無法平靜下來。 就在夏樹踏著依然不安穩的步伐,行經校園中庭的長廊時… 〝轟隆!!〞 巨大的爆炸聲如同旱地驚雷般倏地響起,地面隨之開始劇烈晃動起來,持續好幾秒都沒停止。 耳邊立刻傳來學生們此起彼落的恐慌尖叫,整個學園陷入一片混亂。 「這…這是怎麼回事!?」 夏樹馬上轉身向視野較為開闊的中庭花園跑去,同時用眼睛緊急確認爆炸的情況。 濃厚的黑霧已經遮蓋了半個天空,沙石煙塵隨着爆炸引起的衝擊波鋪天蓋地灑落,花園內的大半區域幾乎都被波及。夏樹的眼神順着煙霧的痕跡一直往前延伸看去,發現那個爆炸的起始點就是… 「…東樹林!?為什麼是那裡…」 盡管心中立刻打出了數不清的問號,甚至恨不得立刻去查探個究竟,夏樹還是意識到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追尋爆炸源頭,而是保護那些早被這景象嚇得驚慌失措的學生們。 大部分學生們都還在校園各處用餐,在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見到如此恐怖的爆炸,幾乎全都忘記了什麼是禮儀和鎮靜,個個爭先恐後的開始四散奔逃,毫無秩序可言。 身為加爾德羅貝的學園長,夏樹必須要保護這些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們。 「不要在外頭逗留!大家全部往教室移動!」站在中庭花園的中央,夏樹大聲指揮著慌亂奔跑的學生們往教室移動,「特裏亞斯呢!?珍珠生們,快保護自己的學妹往後退開!!」 全副心思都放在忙著疏散學生上的夏樹,絲毫沒想到自己的安全也是岌岌可危。 「學園長!小心啊!」 夏樹聞聲朝上方一看,只見一大塊碎石正朝她的頭頂落下,震驚之餘來不及多做反應,立刻俯身朝一旁趴倒。 〝砰乓!!〞 大塊碎石應聲跌落地面,就在距離自己不到一步的地方。幾乎是和死亡擦身而過的體驗,讓夏樹霎時間嚇出一身冷汗。 雖然爆炸點疑似是在離學園還有段距離的東樹林附近,但是餘震的威力竟然能夠波及到學園裡,如此強大的衝擊波確實是前所未見。夏樹開始懷疑起源並不單純… …就算是砲擊型奴獸,單發能量也不可能這麼大,剛才爆炸卻明明只有一次… …難道陽子主任找我過去,就是跟這件事有關?… 「學園長!妳沒事吧?」長廊上,一個黃褐色短髮的女性急匆匆跑到夏樹面前,伸手將她拉了起來,焦急的問道:「現在是不是需要做緊急集合?」 「…我沒事,紫子老師,」夏樹站起身,拍了拍沾在大衣上的灰沙,張望一下煙塵瀰漫的校園,接著鎮靜的說道:「…妳先去和瑪莉亞女士把所有學生都集合起來並且立刻清點人數。我現在馬上去找陽子主任…」 說到一半,夏樹似乎想到什麼似地頓了一頓,趕忙接著說道:「對了,如果看到靜留的話,請她到研究室找我,麻煩妳了!」 紫子老師趕緊點點頭,兩人便冒著碎石雨往各自的目標方向快速離開。 在狂奔至研究室的路上,思緒逐漸恢復冷靜的夏樹,開始快速思考著這起爆炸的詭異之處。 根據先前奴獸襲擊事件的報告來看,因爆炸所波及到的損害區域,大部分都侷限在奴獸所在位置半徑一公里左右的地方,而且大半都不是發生在人潮密集的市區,範圍相當有限。 當然啦~若是把上次艾莉卡莫名啟動了飛船,將奴獸帶至市區的那起事件屏除在外的話是如此… 可是剛剛爆炸所産生的能量,幾乎可和自己物質化後使用的冰雪銀槍相提並論… …狀況雖然並未明朗,但直覺告訴自己這不是單純由奴獸所引起的爆炸… …還是趕快找陽子主任問個明白吧… 甫來到研究室門口,等不及敲門招呼,身上沾著大片灰沙、看來有些狼狽不堪的湛藍色身影便氣喘籲籲的從樓梯上直奔下來。 「陽子主任!!狀況究竟是怎樣?」沒能立即喘口氣休息,來到穿著白袍站在偵測螢幕前的陽子身後,夏樹的口氣因為急迫而顯得十分不佳,「還有,剛才的爆炸…」 「學園長,我正要跟妳報告這件事,」陽子的視線沒有因為夏樹的詢問而離開,面對著上方的螢幕數據,皺著眉頭說道:「其實…距離爆炸發生前約十分鐘,儀器曾顯示出有五隻奴獸的反應。」 「什…什麼…!?」 夏樹一陣錯愕,陽子的話和自己的推論根本完全不合,代表方才的爆炸還是跟奴獸有關嗎… 「不過…大約五分鐘左右,奴獸反應就從偵測螢幕上消失了…」不等錯愕的夏樹有所回應,陽子繼續說道:「根據偵測儀器顯示的座標方位來看…是在學園的東北方向。」 「東北方向…那就是東樹林一帶了,」站到了陽子身邊,夏樹雙手扶在欄杆上,碧綠雙眸緊盯著偵測螢幕,喃喃自語道:「奴獸的數量不止一隻,還刻意搞出這麼厲害的大爆炸…難道是修瓦爾茲想挑起全面戰爭嗎…?還是…」 修瓦爾茲的奴使利用Slave GEM操縱奴獸,就和Otome與唯一主人訂立『契約』的模式雷同。所以一次出現超過一隻以上的奴獸,就代表他們出動了小隊,戰鬥力雖然提昇,暴露的可能性也相對變大許多。 這…根本不是喜歡在暗處行動的修瓦爾茲的一貫手法啊… 如果說…是為了破壞市區製造混亂,奴獸的數量比平常多倒是可以理解… 不過…東樹林只是一處人煙稀少、沒有任何實用價值的地點而已… 那麼多隻奴獸在那裡…是為了什麼? 難不成…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在那裡嗎…? 「除了這件事之外…」始終擡著頭望著偵測螢幕的陽子輕輕嘆口氣,回頭對眼神專注在螢幕上皺眉沉思的夏樹說道:「還有一件事要告訴妳,就是…」 「打擾了,學園長,我把珍珠生茜‧索瓦爾帶來了。」一個老成持重的聲音從樓梯上方傳來,打斷了陽子正要說的話,「另外要向妳報告,靜留‧薇奧菈並不在學園內…」 「什麼!?這怎麼可能!?」聽到這句話的夏樹猛地轉過身,臉上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瑪莉亞女士,妳和紫子老師確定都沒看到靜留嗎!?」 「是的,學園長。」瑪莉亞女士點點頭,語氣十分的肯定。 夏樹並非真對瑪莉亞女士的話有所質疑,學園發生這麼大的事件,就算不去通知靜留,她也會及時的出現,幫忙處理這些意外狀況。 夏樹只是不敢相信…靜留會這樣不通知她一聲就離開學園。 根本…一次也沒有過… 焦急、憂慮…又再度襲上夏樹懸宕著的心頭。 不在學園裡…那靜留究竟到哪裡去了…? 「學園長,我接下來要跟妳報告的就是這件事…」看出了夏樹的焦慮,陽子馬上緊接著瑪莉亞女士之後回答道:「方才在奴獸反應存在的那五分鐘內,同時也發現了屬於〝嬌嫣的紫水晶〞─靜留‧薇奧菈的Robe反應。」 夏樹立刻轉身擡頭望向上方的偵測螢幕,果真還能看到一個代表Robe反應的人型座標在閃爍著。 …靜留…妳早就發覺到了對吧… …為什麼不通知我一聲呢… 憑藉著配戴在左耳的GEM,靜留其實可以直接跟自己做通訊的… 妳總是這樣… 妳是個只要牽涉到自己的事,無論多困難,也從來不會後退半步的傻瓜… 總是一個人把所有的事情攬到身上,不管是否已經超過自己的負荷範圍,都一樣默默隱瞞著,再用笑臉面對自己… 就算到最後被發現,也只是用同樣的一句話,搪塞住自己正要開口的責備… 『沒關係的,如果是為了夏樹的話,我…』 夏樹攀在欄杆上的雙手因為緊握而顫抖,就連在一旁靜靜看著的陽子,也能感受得到此時她的心情有多複雜。 「…既然奴獸反應都在爆炸前十分鐘消失…為什麼現在還能看到靜留的Robe反應?」低頭緊閉著眼睛,夏樹勉強讓自己的口吻聽起來鎮定些,她對陽子提出疑問,「奴獸襲擊的危機已經解除,靜留應該可以馬上回到學園的不是嗎…」 以發生時間來看,爆炸前十分鐘還有奴獸反應,而在五分鐘內就已經全數消失。若是以靜留的超強戰鬥力來看,在完全消滅奴獸之後再回到學園,根本不需要花上五分鐘… 除非是… 「…靜留的Robe反應座標,從爆炸發生之後就一直沒有移動…」目光重新回到了偵測螢幕上,陽子憂心忡忡的說道:「…訊號愈來愈微弱…我擔心…」 除陽子和夏樹外,在研究室的其他人也都注意到,屬於靜留Robe反應的座標訊號,目前呈現紅色的微弱警示,而一旁顯示的長條狀能量表正在逐漸下降中… 連身為五柱的靜留都無法抵擋,爆炸事件背後隱藏著的真正用意,令人相當的匪夷所思。但是…現在的夏樹,全副心力早已放到那不見蹤影的人身上,完全沒辦法去冷靜思考這個問題。 眼看著螢幕上的Robe訊號依然在持續減弱,幾乎已經快要到達無法追蹤的底限,什麼事情都不能做的夏樹顯得六神無主,十分慌亂。 守護學園、保護學生,是身為一個加爾德羅貝的學園長的責任,夏樹都知道,也都明白,但是… …如果連自己最重要的那個人都保護不了的話,那麼,夏樹‧庫魯卡就僅僅只是一個忠於天職的機器而已。 不幸的是…夏樹‧庫魯卡是個活生生的人,並且依然保有著天性中深刻的自私。 儘管夏樹早就意識到,這種會擾亂自己認知力和判斷力的感情,不應存在於一個兼具〝學園長〞以及〝國家元首〞雙重身份的自己身上,但無法克制的擔憂和思念卻不斷嘶吼著想掙脫理性的枷鎖。是以,她帶著自嘲的表情緩緩閉上眼睛。 …我要救她,無論如何都要救她… 「學園長,這起爆炸意外的疑點還很多,東樹林內恐怕還有潛在的危險,所以…」瑪莉亞女士從樓梯上走下來,來到神情恍惚的夏樹面前,平穩卻嚴厲的說道:「妳不能貿然讓能力不成熟的學生們前往東樹林進行搜尋。」 瑪莉亞女士一眼就看穿了夏樹的心思,這名睿智冷靜的老人,怎會不明白自己親眼看著長大的孩子在想些什麼。 「這點我知道,瑪莉亞女士,可是…」 夏樹實在很想親自前往東樹林,但礙於身為學園長這項職務,她不僅被明訂只能在生死關頭之際使用Robe,就連要離開校園也有諸多限制,比學生還不自由。 夏樹在焦急之下,無意識中握緊了大衣的衣襟,深藍色的呢絨布上立刻留下了幾條深深的皺痕。然而尚未斷線的理智還是告訴她不該頂撞瑪莉亞女士,這個無論是輩份還是經驗上都要遠勝於自己的人。 瑪莉亞女士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夏樹,臉上突然出現了難以察覺的溫柔表情。這位身為資深Otome的灰髮長者沉吟了一下,慢慢的說道:「我記得…在這個學園裏,學園長的命令有絕對優先執行權吧?」 「嗯…是這樣沒錯,」原本默不作聲的夏樹擡起頭來,疑惑的問道:「瑪莉亞女士,妳的意思是…?」 「所以,如果是為了拯救三之柱─〝嬌嫣的紫水晶〞,動用到二之柱─〝冰雪的銀水晶〞的Robe力量,確實是在學園長的許可權限之內…」靜靜從夏樹身旁穿過,瑪莉亞女士最後停在偵測螢幕前,看著靜留即將消失的Robe訊號,緩緩說道:「不過…妳得帶著珍珠生茜‧索瓦爾一起去,以防萬一。」 默許也默許了,首肯也首肯了,再加上特裏亞斯的珍珠生第一名,應該不會鬧出什麼嚴重的岔子吧。 沒料到瑪莉亞女士竟會作出這樣的讓步,夏樹一時間愣住了。 「還有什麼問題嗎,學園長?」瑪莉亞女士問道,表情恢復了往日的嚴肅與威儀。 「呃…不,沒有了,我馬上就準備出發。」回過神來,夏樹趕緊轉向站在一旁的陽子,吩咐道:「陽子主任,我現在就和茜一起到東樹林去,有任何狀況立刻通知我。」 …從學生時代開始,就這樣照顧著我們兩個… …真是麻煩妳了呢!瑪莉亞女士… 陽子一邊啓動緊急追蹤系統,一邊回答道:「我會保證通訊的暢通,請自己小心,學園長。」 「茜,我們走了。」 原本安靜站在瑪莉亞女士後方、有著深褐色短髮的珍珠生茜‧索瓦爾,聞聲快步走到了夏樹身後,兩人不約而同的向瑪莉亞女士行了個禮,就小跑步的匆匆離開。 「…瑪莉亞女士…讓學園長帶著珍珠生去找靜留,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兩人甫離開研究室,陽子就開口詢問。 「不用擔心的,陽子主任…」瑪莉亞女士靜靜的望著研究室大門,微笑著說:「那孩子…和靜留‧薇奧菈有著很深的羈絆。雖然她有些頑固,某方面又很遲鈍,但是…只要是關於靜留‧薇奧菈的事,就絕對可以安心讓她去做…」 所以我相信… 夏樹‧庫魯卡…妳無論如何都會去找她… 而靜留‧薇奧菈…也一定相信妳無論如何都會來的吧… 來到了依然是灰沙滿天的校園內,夏樹和茜雙雙停下了腳步。 俯下身,夏樹輕吻了茜左耳上的GEM,讓她先換上了珍珠生專用的舞鬥服。 接著,夏樹在深吸一口氣之後,伸手拂過湛藍色長髮,「Materialize!!」 瞬時間,強勁的深藍色磁場快速擴散,灰矇的沙塵被震散四周。 數秒之後,磁場褪去,夏樹已換上一襲水藍色的舞鬥服,左肩的鎧甲和鬢角的閃電髮飾,在能見度不佳的視野中依然反射出雪亮的銀白光芒。她的身分已從加爾德羅貝的學園長轉換為Maistar Otome─二之柱〝冰雪的銀水晶〞。 …靜留…我馬上就來救妳了… …再撐一下就好了…一定要等我… 雙手緊緊握著,冷峻面容上露出了堅毅的神情,「茜,出發吧。」 身著珍珠生舞鬥服的茜點點頭,兩人縱身向上一躍,半空中出現了深淺不同的光束,一前一後朝東樹林方向飛去。 爆炸過後的東樹林滿目瘡痍,處處可見崩落的山壁碎石和燒得焦黑的樹幹斷枝。 在濃煙依然遮蔽著的西邊天際,隱約閃爍著兩個如星星般的光點。緊接著,兩道光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東樹林疾射而來,劃破了上空濃重的黑色煙幕。 二之柱─〝冰雪的銀水晶〞,和特裏亞斯珍珠生第一名,茜‧索瓦爾。世上最頂尖的舞星和最頂尖的舞星候補生搭成的小組,似乎在東樹林裡尋找著什麼。 為了能看清被濃煙遮蔽的地面上的具體情況,兩人稍微降低了飛行高度及速度,穿過了飄浮在東樹林最上方的沙塵。 但是…兩人除了見到傷痕纍纍的地面以外,什麼特別的情況都看不到。 …不行…這樣盲目搜尋下去,只是浪費救援時間而已… 銀水晶環顧了一下四週,然後停止了飛行,任憑身體懸浮在半空中,打開了左耳的GEM通訊,「陽子主任,請告訴我靜留的座標方位。」 『…學園長…有個不好的消息…』由於爆炸的餘波幹擾了信號,GEM通訊有著不小的雜音,但斷斷續續拼湊起的字句,字字重擊著早已懸在半空的心,『…Maistar Otome…靜留‧薇奧菈的Robe反應…已經在一分鐘前…消失了…』 接下來的通訊內容,銀水晶根本無法、也無心繼續聽下去,萬念俱灰的她只確定了一件事… 靜留已經無力再維持Robe的物質化了… 還是…來不及了嗎… 從背脊直竄入腦髓的刺骨寒冷,讓銀水晶的身子無意識的開始發顫… 在此同時,內心也彷彿有暴風激起了洶湧惡浪,瞬間將銀水晶僅存的些許希望吞噬殆盡。 微微仰起頭,銀水晶緊閉起眼睛,柔美的唇瓣緊抿成一直線,雙手的指甲甚至深陷入掌心之中,這才讓眶中不斷醞釀膨脹著的悲傷不至於就此宣洩而出。 「學…學園長…」 從進入加爾德羅貝學園就讀開始,朝夕相處的眾多學生們,包括茜‧索瓦爾本身在內,都從沒看過學園長有如此消極的神情。 淒苦、自責…甚至有些絕望… 茜隱約感覺到事情不妙,但又不知該怎麼開口詢問,只能在一旁靜靜等待著,心裡和學園長同樣的著急。 『那個…學園長…妳還在聽嗎…』 透過GEM與研究室聯繫的緊急追蹤系統尚未中斷,另一端還在嘗試和銀水晶對話。 「嗯…」緩緩擡起微微顫抖的手按下左耳上的GEM,銀水晶的聲調顯得比往常更沙啞了些,「還有什麼事嗎?陽子主任…」 『…關於搜尋靜留的事情…抱歉,學園長…妳等等…』 語畢,通訊器內的雜音幹擾消失了,在維持數秒的沉寂之後,銀水晶的GEM內忽然傳來清晰的聲音,『學園長,是我…』 「…瑪莉亞女士…?」 『陽子主任已經暫時關閉緊急追蹤系統上的通訊功能,現在我是透過GEM和妳通訊。因為事情攸關是否能及時救援靜留‧薇奧菈,所以仔細聽好我接下來說的…』不改以往的口吻,瑪莉亞女士嚴肅的聲音透過GEM通訊傳到銀水晶的耳裡,『靜留‧薇奧菈的Robe反應雖然已經消失,但這並不代表她已經遇難…』 Otome的Robe反應消失,代表的意義通常只有一個,就是Otome本身已無生命跡象。這是只要身為Otome或是熟知Robe運作的人都知道的一件事,而堪稱現役最年長Otome的瑪莉亞女士更是不可能不知道。也因此,銀水晶對她突如其來的這番話感到疑惑與不解。 「瑪莉亞女士,為什麼妳會這麼說?」 『因為…靜留‧薇奧菈的Otome能量表,依然還在最底限上下浮動,只是不足以讓Robe產生能夠偵測的訊號…』一改方才嚴肅的口吻,瑪莉亞女士溫和的說道:『妳明白這代表什麼的,不是嗎…』 銀水晶的嘴角瞬間揚了起來。在這個時候,世上已經沒有比這更重要、更能讓她欣喜若狂的消息了。 …歷經了那場爆炸,還支撐著維持最低的Otome能量… …是為了要讓我們知道…她還沒有放棄… …沒有放棄等待著…見到自己… …太好了…差一點點…就要放棄了… 「是的,我明白…但是現在已經無法確定靜留的位置,搜尋起來會耗費很多時間…」知道還來得及救援,銀水晶隨即鬆了口氣,不過按照目前靜留僅能維持著微弱的Otome能量最低底限來看,狀況依然十分危急,「瑪莉亞女士,妳能不能請陽子主任試著給我更精確的方位…」 若不設法縮短搜尋時間,銀水晶很難想像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在分秒必爭的救援時間內,座標方位是個絕對重要的關鍵… 因為依舊擔心正在支撐著維持最低Otome能量的靜留,銀水晶的口氣裡,充斥著滿滿的焦急與不安。 『陽子主任目前正在緊急設法中…』瑪莉亞女士說到這,與一旁的陽子交談了幾句話後,隨即問道:『…學園長,妳還記得學生做野外測試時使用的奈米偵測儀器嗎?』 瑪莉亞女士這麼一說,銀水晶立刻就回想起來了… 學園在舉辦定期的野外測試時,雖然會讓所有學生配戴求救用的信號機,但為了預防信號機發生故障等意外,陽子也會將奈米偵測儀器帶至測試場地,以便隨時偵測學生的方位,作為搜尋在測試中失去聯繫的學生的依據。 「嗯…我記得。不過那不是有距離上的限制嗎?」 『陽子主任現在已經啟動了奈米偵測儀器,確定東樹林並非在儀器限定範圍之外,所以依然有效…』瑪莉亞女士繼續說道:『根據儀器上的顯示,目前的東樹林區域內,除了妳以及茜‧索瓦爾的奈米訊號反應外,在西北方向也有微弱的奈米訊號反應…』 聞言,銀水晶立即擡頭朝東樹林的西北方向望去。未散盡的灰沙煙塵幾乎佔盡了整個視野,但從地面上昇騰的濃濃黑煙仍然依稀可見。粗大的煙柱被午後的東北風吹起,緩緩朝西邊飄散。不難推測那邊應該就是爆炸的中心點。 從這個方向傳來的衝擊波,嚴重侵襲到了加爾德羅貝學園。如果爆炸是奴獸或其他類型砲擊導緻的這個假設成立,方向顯然就是由東向西。所以爆炸激起的大量碎石灰沙、樹葉枝幹和濃濃黑煙,便是靠著這股西去的衝擊波而颳到了學園。 若靜留當時就在爆炸起點不遠處的話,那她的落地位置確實應該是西北沒錯… 沒想到,原本只用來偵測野外測試中失去聯繫的學生位置的奈米偵測儀器,現在竟然可以及時派上用場… 「…太好了,知道座標方位就省事多了,我馬上出發!」 『緊急追蹤系統的通訊功能稍後就會重新開啟,若妳找到了靜留‧薇奧菈,請立刻回報陽子主任,好讓她做必要的準備。』 「好,我知道了!」 與瑪莉亞女士的通訊結束後,銀水晶暫時將GEM的通訊關閉,接著對在一旁等待許久的茜說道:「茜,我們繼續救援行動吧。」 方才見到銀水晶消極沮喪的神情的茜,有點擔心的問道:「學園長,靜留姊姊她…她沒事吧?」 「目前還不知道…但我相信她還在等待我們的救援,」自從瑪莉亞女士告知靜留的Otome能量依然維持在最低限之後,加上奈米偵測儀器確定了方向位置,銀水晶就有了必定可以救到她的自信與決心,「我們往西北方向走,那邊有微弱的奈米反應,靜留一定就在那裡。」 銀水晶自信的口吻,讓原本對靜留的安危十分憂慮的茜也放心不少,微微皺著的眉頭也舒展了些。 張開舞鬥服背後的披風,銀水晶化為一道藍色光束,領著身後同樣化為黃色光束的茜快速往西北方向移動。一來到東樹林西北冒著濃煙的上空後,兩人便隨即降落地面,但眼前的景象卻讓二人訝異到無法言語。 地面上,一個深達十餘公尺的大坑洞還在斷斷續續冒著濃濃黑煙,坑洞內外以及被爆炸夷平的樹林四週,還遍佈著和山壁相同色彩的金屬碎片,崩落的山壁碎石大小不一的散落各處。再朝四周看去,原本高聳的山壁僅有原高度一半不到,依然不時的有碎石向下滾落,幾處山壁還存在著深得像被刀切割過似的裂痕,隨時有再度崩塌的可能。 這邊遠比方才在東樹林其他地方所見到的景象還要來得嚴重,而大大小小與山壁相同顏色的金屬碎片,更是十分可疑… 先前關於奴獸襲擊的事後報告中都顯示,奴獸的主體雖然大部分都是金屬,但一旦爆炸過後,僅僅會留下少部份的小塊金屬碎片和高溫燃燒後的灰燼而已。 陽子主任那邊的偵測儀器,也只不過發現五隻奴獸的反應,不可能會遺留下這麼多的金屬碎片。 這樣看來…還是和自己先前的推論一樣…這場爆炸可能並不是奴獸所引起的? 再次環視了一下週遭與樹林他處未被波及的優美景緻完全格格不入的荒漠焦土,銀水晶若有所思般微微地皺起了眉頭… …從現場的情況看來,這股爆炸衝擊的威力,和自己的冰雪銀槍可說不相上下… …說不定…這場爆炸的本來目的,就是要讓加爾德羅貝毀於旦夕之間… 俯身拾起腳邊一塊被炸得扭曲變形的金屬碎片,拿在手中隨性端詳一番,直到那異於一般金屬的折射光澤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後,銀水晶這才赫然發現,這和自己最近所閱覽的軍事機密情報所闡述,有關於罕見金屬武裝的報告資料不謀而合。 「原來這就是『超合金』…第一次親眼看到…」 『超合金』…包括Otome物質化之後使用的專屬武器在內,一般金屬材質的武器都無法將之破壞的高科技金屬。目前對於這種金屬的構成、弱點等等的相關資訊,都還屬於未知狀態,僅能大略得知有些國家打算將這種堅硬的特殊材質,用於加強軍事武裝之上。 這些國家…當然還包含…始終對加爾德羅貝的奈米科技虎視眈眈的… 還在拼湊著相關線索的同時,碎片上方的圖樣缺角卻引起了銀水晶的注意。 「這缺角的圖樣…怎麼我好像在哪見過…」 就在銀水晶皺眉思索著這枚缺角的圖樣時,在不遠處搜尋的茜,突然朝她揮手大聲喚道:「學園長,妳快過來看看!這上面的圖樣…」 銀水晶聞聲快步趕過去,茜隨即將地面上的一塊金屬碎片用力扳起,上頭變形卻依然可辨識的阿爾泰公國國徽,讓她立刻臉色大變。 原來如此…覬覦加爾德羅貝的奈米科技,卻無法得到自己共同分享的應允,所以乾脆來個玉石俱焚… 自己早該知道的,整起事件的主因、主謀…都很明顯了… 「茜,回學園時,先把這塊金屬殘骸帶回去,必要的話…」銀水晶張望了一下滿目瘡痍的四周,接著說道:「我會再商請真白女王派人將所有金屬殘骸收集起來,現在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走吧。」 茜將這一大塊金屬碎片拖至一旁的斷幹上倚著,兩人小心翼翼踏過滿佈金屬碎片和大小碎石的地面,繼續分頭四處搜尋著靜留的下落。 繞過爆炸後遺留下來、直徑約數十公尺的大坑洞後,兩人來到一大片岩壁前。 本來峻峭優美的山峰已經被衝擊波損毀得不堪入目,擡頭向上看,觸目所及盡是星星點點的焦黑坑洞,還可發現山頂不連續的、凹凸不平的斷層。 這片岩壁也曾是高聳的山陵,現在仍矗立的部分,卻僅僅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二那麼高。 再仔細張望,幾處如刀切割過的裂痕幾乎將剩餘的石壁一破兩半,不時滾落的碎石已在斷垣下方堆砌出一座座的小丘陵,大塊的岩壁碎石則已遍佈在視線可及之處。 銀水晶朝自己的左手邊看過去,煙塵瀰漫中仍可依稀看見學園內那棟顯眼的白色扇型建物。根據微型地圖的顯示,這裡已經是東樹林西北方的盡頭了。 「學園長,再往前的話,恐怕就要超過學園的管轄範圍了…」茜環視了一下岩石林立的四周,開口問道:「靜留姊姊的座標位置是在西北方…那就是這邊囉?」 「嗯…不過這邊很多崩落下來的大塊岩石,我們要仔細找找,」銀水晶皺了皺眉,思索了一下,說道:「茜,妳往那邊找,我往這邊,有發現就通知我。」 「好的,學園長。」 山壁斷層的附近,大塊崩落的山壁岩石散落各處,有的甚至層層相疊,不僅擋住大半可行的通路,能搜尋的視野也因而縮短。為了不錯失任何一點蛛絲馬跡,兩人都不約而同的飛上半空,設法先把堆疊起的岩石移開。 半空上,銀水晶將上方的岩石一個個搬起,再朝較為空曠的地方扔去,重力加速度之下,讓這些高過於人的石塊在落地瞬間摔成碎片,而茜則是直接將岩石朝反方向推落。隨著兩人將堆疊起的岩石紛紛移開之際,能見到的視野也愈來愈寬闊了些。 正當銀水晶準備繼續將下一塊岩石搬起來的時候,卻被它表面上像是潑灑般的紅色痕跡吸引住目光。伸手緩緩擦過,已呈現半乾涸狀態的黯紅液體,沾染在她的手上,感覺有些黏稠。 …血跡!! 幾乎是同個時間內,茜所在的方向也響起了一聲驚叫,「學園長!這裡…這裡…有血…有血啊!!」 在短暫的慌亂後,兩人在茜的發現處會合,一起審視著在接近地面的岩石上所發現的暗紅色痕跡。 「點狀的…這是噴濺的血跡…恐怕是和奴獸戰鬥的時候就已經…」 銀水晶已經無法平靜的敍述,因為把自己發現的血跡和茜發現的連接起來後,沿著那條彎曲的血跡向前延伸的終點,赫然是一堵望不到邊際的碎石牆。 如果…那血跡指示的方向正確無誤的話… 「快!!我們把地面上的石塊都移開,靜留有可能被岩石壓住了!」 不再繼續清理堆砌起的岩石,兩人開始將地面上大大小小的石塊全數搬開。隨著清理的進展,地面上開始現出更加明顯的痕跡─幾道呈放射狀排列的黯紅液體形成的細流。 而源頭…確實是在幾步之外的大堆岩石… 「學園長!你看這血跡…」 將手上的石頭向後扔掉,銀水晶朝著茜所指的方向沿路前行,順手清掉壓住血跡的石塊,果真愈往前行,血跡的直徑也越來越大。 …杳無人煙的東樹林裡,會在這場爆炸中受傷的人只可能有一個… …那麼,靜留幾乎確定是被埋在這堆岩石下面了!? 「茜!先來把前面這堆岩石移開!能做多快就做多快!」 盡管語氣焦急,但是為了避免石堆坍塌讓有可能被壓在下面的靜留再次受傷,兩人只能小心翼翼地從最上方的岩石開始移起,速度不但沒有加快,反而漸漸慢了下來,這讓銀水晶不由得煩躁焦急起來。 …血跡能這樣的大面積潑灑…靜留一定是受重傷了… …不行…我們的速度得再快些才行… 想到靜留還在支撐著等待自己的救援,銀水晶搬動石塊的手也瞬間變得沉重,皺緊著眉頭,她並沒有停下休息,不發一語的將手上的石塊向空曠處扔,茜也不停的把石塊搬起朝後丟去。兩人雖然面上都滿佈著塵土和汗水,但手上的動作都沒有停止,隨著石塊數量的減少以及體積的縮小,兩人的速度不自主地愈來愈快。因為她們知道,有一條性命正等待救援,每分每秒都是關鍵。 就在銀水晶奮力搬起了最後一塊最大的石塊時,石塊底下赫然出現了已經破損的深紫色舞鬥服下襬。 「靜留!!」 「靜留姊姊!!」 隨著銀水晶將剩餘的數塊大石搬開、茜將其他的小石塊清理掉之後,她們終於找到了在研究室的偵測螢幕上一度失去Robe訊號的紫水晶。
華麗的深紫色舞鬥服上充斥著大大小小的破損,身後的披風撕裂了大半,僅有Robe力量的指標燈示依然透著微弱到幾不可見的黃色光芒。紫水晶則是整個人側臥在地,身下是一大灘與方才岩石上所見、同樣讓人震嚇不已的黯紅血漬。 「靜留姊姊…」 向來將靜留當成學習典範的茜,見到她心目中優秀又端莊的學姊變成現在的模樣,雙手掩住了嘴,幾乎差點哭出來。 同樣悲痛的心情,也在銀水晶的心中醞釀著。 …要是妳用GEM立刻通知我的話…也許妳就不會受這麼重的傷了… …妳為什麼不通知我…為什麼什麽事情都要獨自擔著… 咬緊牙根,銀水晶將自責暫時吞下,二話不說就將手搭上了紫水晶的頸部,感覺得到微弱的脈搏跳動,再將臉向前湊上,看見了胸部有輕微起伏後,原本緊鎖的眉頭才稍稍鬆了開來。 太好了…還來得及… 確定紫水晶還有著微弱的心跳及呼吸後,兩人才開始檢查她身上的其他傷勢:蒼白的面上有著由額上滑下的條條血跡,頰上還有大大小小的擦傷。不僅如此,破損的舞鬥服上也依稀可見身上有深淺不一的撕裂傷。 兩人合力將壓住紫水晶下半身的岩石全部移除後,茜這才發現她左小腿的開放性傷口,骨頭早已斷裂穿出… 「學園長,靜留姊姊的左小腿…」 聞聲,銀水晶將視線移至紫水晶的左小腿上,看到穿刺而出的開放性骨折後,心頭頓時揪緊,讓她差點喘不過氣來。 「…這樣的話,可能其他地方也有骨折…靜留目前沒有意識,我們先不要移動她,妳到前面找幾片比較大的金屬碎片,最好是長一點的,我來幫她固定骨折部位,」略微沉吟了一會兒,銀水晶這才開口吩咐著茜,「另外再找一塊比較大的金屬碎片充當擔架,快去吧。我現在來和陽子主任聯絡。」 茜點點頭,起身往半空一躍,朝大坑洞的方向飛去。銀水晶伸手按下左耳上的GEM,嘗試和研究室做聯繫。 「…陽子主任,聽得到嗎?」 『…聽得到…學園長…』GEM通訊雖然依舊受著爆炸衝擊波的幹擾,但已比早先清晰許多,『…找到靜留了嗎…?』 「對,我和茜已經在東樹林的西北方找到靜留了。」銀水晶望著身邊失去意識、緊閉雙眼的紫水晶,深呼吸了一口氣,接著說:「她全身上下有不少的撕裂傷,左小腿骨折,而且頭部可能也受傷了,目前暫時沒有意識。」 『…學園長…妳先看看靜留的頭部有沒有傷口…』 輕撫著紫水晶沾染著血漬的面頰,銀水晶小心翼翼的伸手探索著她的頭,感覺到她頭部後方有些溼黏,向後望去,後腦被血染紅了的傷口立即映入眼簾。 偌大的傷口讓銀水晶的心再度一緊,勉強鎮定下來對陽子說道:「我看到了,就在後腦的地方,有個掌心大小的傷口。」 『…傷口還有在流血嗎…』 「沒有,應該是靜留體內的奈米機器發揮作用了。」 『…好,學園長,盡量給靜留施予必要的急救,趕緊把她送回學園…我馬上就啟動緊急醫療設備…』 「好!我會盡快!」 切斷了GEM通訊,銀水晶靜靜的望著紫水晶身上破損不堪的舞鬥服,打量了一陣子後,身上突然閃過了一道藍色光芒,她褪去了原本的舞鬥服,脫下深藍色的長大衣,毫不猶豫的把整件衣服用力扯成兩半,再拆成一條條的寬布條。 於此同時,銀水晶再度物質化,換上了水藍色舞鬥服。 「學園長,我把金屬碎片拿回來了。」茜手中搬著五、六片金屬碎片,自半空中緩緩降落到銀水晶身邊,「這塊有阿爾泰公國國徽的金屬碎片,大小剛好可以充當擔架,所以我就一併搬回來。」 「好,先放到一邊,現在我們來幫靜留作急救。」 銀水晶先將一條條的寬布條打結銜接起來,再將小塊金屬碎片小心翼翼的先墊在紫水晶左小腿的骨折部位下方,墊上一塊剩餘的大衣布料,左側和上方依樣放置好之後,由茜輕輕的扶住金屬碎片,再用布條將碎片固定住。而為了不讓骨折處血液循環不良,她並沒有束縛得太緊,僅是讓當夾闆用的金屬碎片能夠固定在骨折處。 緊接著,銀水晶將剩餘的布條打結銜接起來,與茜仔細替紫水晶包紮頭部傷口和其餘較大範圍的撕裂傷,每個動作都十分輕,並沒有移動到可能骨折的部位。 就在銀水晶小心的替紫水晶包紮頭部傷口時,細微到令人揪心的聲音傳到她耳裡,「…是…夏樹…嗎…」 「…靜留…!?妳醒了!?」銀水晶不敢置信的睜大著眼睛,有點心喜卻也有些心疼,若不是手上還在包紮傷口的動作,她很想馬上把紫水晶緊緊抱在懷裡。 慢慢睜開雙眼,紫水晶緩緩擡起手向一旁摸索好久,才碰觸到了正在替她包紮傷口的銀水晶的面頰,「…妳沒事…太…好了…」 實際上…銀水晶就在紫水晶的正前方,根本無須摸索便能看見。 銀水晶疑惑的望著紫水晶,意外發現到,她原本明亮的緋紅雙眸,現在卻混濁得幾乎呈現深褐色。 皺緊了眉頭,銀水晶仔細的想了想,一直到剛剛為止,紫水晶都處在失去意識的狀態,只有勉強維持著最低的Otome能量。若是在昏迷了一段時間之後才睜開眼睛的話,視線理當是模糊不清的吧… 如此想著的銀水晶,眉頭便稍稍舒展了些。 「…靜留…先不要說話…保留點體力…」包紮妥當,銀水晶伸手握著紫水晶撫上自己面頰冰冷的手,不捨的蹭了蹭,輕聲的說:「…我等等就和茜送妳回學園…」 「靜留姊姊,請妳再忍耐一下喔…」 「…嗯…謝謝…」 急救大緻處理完畢之後,兩人小心的將紫水晶移動到充當擔架用的金屬碎片上。就在茜準備好要擡起紫水晶時,銀水晶卻突然伸手扯下了舞鬥服上的披風,輕輕蓋在紫水晶的身上。 「學園長,這…!?」 「噓…」將食指擱在唇上,銀水晶做了個手勢示意茜不要出聲,俯身靠在微瞇著眼的紫水晶耳畔,輕聲說道:「…靜留…妳好好的睡一下…我們要回去了…」 微微一笑,紫水晶輕握住蓋在身上的布料,再次昏沉沉的睡去。 「…茜,我們走吧。」 茜點點頭,和銀水晶一前一後小心翼翼擡起充當擔架的金屬碎片,迎著尚未散盡的灰沙煙塵,往加爾德羅貝的方向緩慢飛去…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